本地新聞Local News (12/20/2012)

AACC、MAABA、YAPA聯合舉辦聖誕新年同樂會

AACC、MAABA、YAPA社團成員也與認養家庭成員合影

YAPA成員合影

AACC主席李思源(Alexander Lee)先生先說明舉辦此次聖誕新年同樂會的目的

密蘇里州最高法院法官的George Draper先生與其妻子亞裔法官Judy Draper

AACC、MAABA、YAPA聯合舉辦2012-2013年聖誕新年同樂會
   【聖路易新聞記者李佳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星期日下午四點,聖路易地區幾大亞裔社群組織,包括聖路易亞美商會(Asian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of St. Louis, AACC)、密蘇里亞美律師協會(Missouri Asian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MAABA) 與美國亞裔青年專業協會(Young Asian-American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YAPA)為慶賀聖誕與新年佳節於京園餐廳(Mandarin House,地址:9150 Overland Plaza, Overland, MO 63114,聯絡電話:314-427-8070)聯合舉辦聖誕新年同樂會(2012 Holiday Party),席間提供美酒佳餚,活動將一直持續至晚間七點。
   本活動由活動主辦人Angela Yee協調籌劃,除了歡慶聖誕與新年佳節的來臨,主要是透過家庭認養活動參與社區服務。活動一開始由AACC主席李思源(Alexander Lee)先生先為大家說明今天舉辦此次聖誕新年同樂會的目的,並請各個協會會長及亞裔領袖致詞,最後介紹AACC今年新聘的實習生John Nie,其為聖路易華盛頓大學MBA一年級新生。密蘇里州最高法院法官的George Draper先生與其妻子亞裔法官Judy Draper亦聯抉出席。
   事實上密蘇里亞美律師協會已經參與這項有意義的認養家庭活動多年,今年的聖誕節認養家庭活動將擴大舉辦,聖路易亞美商會及美國亞裔青年專業協會也共同參與,但基本上仍延續去年之流程及方式,希望能認養更多家庭,將愛心擴大,貢獻回饋聖路易這個充滿多元文化、多種族裔共同居住的大家庭,同時更能讓大聖路易地區其他族裔的朋友看到亞裔社群如何團結一致,展現逐漸崛起茁壯的亞裔社群力量!這些認養家庭的代表們也一同出席此活動以感謝大家的愛心,三大社團成員也與認養家庭成員關懷、寒暄,祝福他們的家庭有一個溫馨的佳節。與會嘉賓皆愉快地享用豐盛佳餚與熱絡聯誼寒暄,整個活動在歡悅溫馨的氛圍中結束,圓滿成功。

 

聖路易華文作家協會年尾聯歡

聖路易華文作家協會年尾聯歡

朗誦『再別康橋』

專注的組詞

聖路易華文作家協會年尾聯歡
歲歲年年願能同歡共聚如此刻

  今年的聖路易華文作家協會有一連串的讀書會活動﹐基本上每個月第三個星期六的下午都在大學城圖書館二樓的一間小室中﹐在眾聲喧囂的市街外﹐注入滿室的書香。
   2012 年﹐讀過的有裘小龍在『《紅塵歲月》裏的《鬥蟋蟀》』﹐陳綾琪『黃碧雲短篇小說《失城》』﹐周密的『汪曾祺《復仇》』﹐李淑蘭的『孔子論語選』﹐蘇友貞『一個旅人的香格里拉』﹐傅安娜『一個醫生的另類接觸』﹐尹世珍的『笑談旅遊』﹐謝惠生的『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年會記事』﹐王錤的『現代醫學對大極的研究』等等。
   讀書會﹐人少時有六位﹐親密無比﹐好像促膝談心﹐人多時擠滿一室﹐有十七位﹐更是親密無比﹐轉身的空間都少了。
   十二月﹐歲末年尾的感恩時節﹐會長謝惠生便把例常的讀書會改成了書友聯歡會﹐在十二月十五日的中午﹐在味香海鮮大酒家聚餐﹐餐後才藝展出。報名二十七人﹐因聖路易感冒季節提早來臨﹐四人病了﹐所以出席人數二十三人。
   一道一道的廣東點心享用後﹐是才藝的展現。文人多才﹐果其然﹐書文歌藝樣樣不凡。
   吳淑梅的『再見康橋』和傅安娜的『Life in Pink』﹐音清韻長﹐餘音繞樑﹐齊國新的歌唱﹐渾然天成﹐寬厚恢宏﹐不僅是作家們的兩桌﹐全餐館的人都震住了。
   謝惠生的有獎亂字成詞﹐周密和裘小龍最用心﹐二十分鐘之內就把三十個字重組成納蘭性德蝶戀花『出塞』的前半段﹕『今古河山無定據。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滿目荒涼誰可語?西風吹老丹楓樹』。大家驚為天才。
   程寶珠的摸彩﹐抽出了據說是一輩子來都未中過彩的李蔚文﹐另一個幸運兒是傅安娜。程寶珠還朗誦了她祖父程天放的三首詩﹐鏘鏘然擲地有聲﹐尤其是抗戰後回廬山所作﹕『一別匡廬十二年﹐心驚華髮已盈顛﹐塵寰浩劫難回首﹐且與山靈續舊緣』。
   黃建勳用他獨特的方式和傅安娜來詮釋台灣民謠『月夜愁』﹐詼諧的聲調﹐浮誇的表情﹐歌劇般地流水演出﹐令人絕倒。
   最精彩的是齊國新﹑吳淑梅帶領一組的人﹐用各種語言唸出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有國語﹑有東北話﹑有山東腔﹑有上海話﹑有抗州口語﹑有閩南語﹑有廣東話﹑有英文等等﹐全場轟倒。
   周密說她一生中從來沒有在一頓餐食之中﹐有如此多的歡聲笑語。
   歡樂﹐有時是很難求到的﹐可是在這一群讀書的朋友當中﹐讀書聲﹐經常伴著歡笑聲﹐如珠玉般地相互迸撞。
   會長謝惠生作一個結論﹕歲歲年年﹐願書聲不斷﹐願同聚歡樂永常在。

亂字成詞﹕『今古河山無定據。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滿目荒涼誰可語?西風吹老丹楓樹』。

 

剛柔相濟,朱明輝女士展現陳式太極風采

剛柔相濟,朱明輝女士展現陳式太極風采
─現代中文學校教師介紹系列報導(2)

  朱明輝女士兵原本在另一所中文學校教授太極拳,已經教了十年了, 現代中文學校搬到現在的地址, 對於朱老師來說卻是近了許多, 因為她就住在附近, 所以現代中文學校很幸運地聘請到了朱老師來教太極拳和太極扇。不過每當說起另一個中文學校, 朱老師總是滿腔的割捨不下。
   朱老師來自上海, 從6歲起習武, 起因是小時候體弱, 爸媽想讓她練武強身, 從練少林拳開始, 練了十年後, 開始專攻太極, 練過多種太極拳, 也練過扇, 刀和劍, 陳式太極拳是她的最愛, 朱老師練武練了幾十年, 只在上山下鄉時中斷過幾年, 自十多年前到美國後, 朱老師就開始教別人練太極,她教過的學生有成人也有青少年, 很多學生還得過州和全國的名次,好多學生都已經開始教別人打太極拳了, 王琪女士就是其中的一員, 也是朱老師得意的弟子. 近幾年, 每逢五月在植物園的中華日上, 朱老師和她的弟子們都會受邀表演陳式太極拳和她的太極扇,以及太極刀和劍. 幾年前的SHOW ME ST. LOUIS 電視欄目還專門製作了朱老師的太極專題片段, 向聖路易地區的觀眾介紹中國文化和華人社區。
   朱老師主要教授陳式太極拳, 是聖路易第一個教陳式太極拳的老師, 這套拳有柔有剛, 剛柔並濟, 速度有快有慢,快慢相間, 她的太極扇也是飄逸瀟灑, 開扇收扇刷刷作響, 剛勁有力, 把中國文化中扇子的武文化表現得淋漓盡致。
   看到朱老師, 第一印象是靚麗而且俐落, 不過等到朱老師舞起了太極, 這些詞兒都不夠用了, 加上英姿颯爽還差不多。 說起太極, 大多數人總有動作比較緩慢, 柔軟, 適合老年人的印象, 朱老師的太極舞起來一招一式可真不含糊, 一亮相更是覺得眼前一亮,因為她舞得既柔美又有力, 真有巾幗不讓鬚眉氣概, 很多媽媽們就沖著朱老師把太極舞得這麼漂亮跟她學了起來.
   朱老師開始只教兩節陳式太極拳, 應很多家長的請求, 馬上加了太極扇課, 現在她在周日上課, 如果你想強身健體,又對太極拳和太極扇感興趣, 可以到學校實地看一看朱老師上課, 或者去www.slmcs.org及聯繫朱老師瞭解詳情。現代中文學校將於一月五日和六日新學期開學。
   問起朱老師在新的學校教學有什麼感受, 朱老師笑著說, 開心, 學校好, 學生也好。問她的家長學生,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老師教得好, 我們回家都要練, 否則跟不上。有時學生要出差, 會要求朱老師讓他們拍攝下以後課程的內容, 好讓他們即使缺課也能自己補上。
   強身健體不需要宏偉的計畫, 有一個好老師, 每次按時上課, 課後認真練習, 時間久了, 你一定得益菲淺.你要是感興趣就來吧。(現代中文學校供稿)


  

聖路易基督之光接手基督教華人社區服務中心

聖路易基督之光接手基督教華人社區服務中心

  聖路易基督教華人社區服務中心於日前表示其已完成歷史使命,將於明年一月一日其經費和人力將轉移至以馬內利路德會「基督之光」。
   華服中心主任羅彥豪長老表示基督教華人社區服務是為協助新移民打破文化和語言的籓離,防止社會孤立,提供有關法律、健康和社福諮詢,並促進融入社區,最終希望移民能過獨立和健康的生活方式。
   聖路易基督教華人社區服務中心成立於二零零三年四月,是一個非營利機構,如今董事會已決議結束該中心,將經費和人力轉移至「基督之光」。
   以馬內利路德會基督之光資深牧師Paul Rueckert表示,該會成立於一八八四年,有長遠的德國傳統。他們在兩千年開始與聖路易華人交流宣傳福音,最先請到劉少銘牧師,接著於兩千零六年請到蕭正賢牧師來宣教。
   蕭正賢牧師表示,明年一月一日將正式接手華人社區服務中心的整個事工,長青活動和諮詢服務會維持不變,而且基督之光的地點離原來中心不到三哩,歡迎大家繼續前來參加活動。基督之光教會地址為:9733 Olive Blvd., St. Louis, MO 63132,電話: (314) 993-2394。



多麼完美才能進哈佛    吳曉波

哈佛大學圖書館。哈佛在寫給今年錄取的學生的信中指出,近來毎年都有三萬五千左右的申請人競爭每年 1650 個新生的位置。考慮到一些學生選擇其他院校拒哈佛的交叉錄取的情況,哈佛會發放二千多份錄取通知書。作為競爭最激烈的學校之一,哈佛的錄取率和接受率都名列前茅。圖片來自網絡。

 


多麼完美才能進哈佛    吳曉波

 

在美國名牌大學早期錄取發榜的日子裡,錄取的同學或家長將喜訊和成績放在網上,大家則紛紛恭喜。一位剛被哈佛錄取的華裔學生的父親,將兒子的成績和課外活動的內容較全面地在網上與大家分享。他的 SAT I 為滿分 2400 , SAT II 考了六門( Math 1 , Math 2 ,物理,化學,生物和歷史),均為滿分 800 。另外,他的課堂表現也同樣傑出,加分的綜合學業累計成績( GPA )最高的可能為 5.0 ,他令人感嘆地拿了 4.97 。 AP 相對較少僅四門,但都是滿分 5 分。課外活動則相對薄弱, 擔 任過老師和學生的聯絡員 ,學校國際象棋隊長並率隊贏得過州級比賽冠軍,他的鋼琴也在州級比賽數次拿第一名。該同學基本上沒有國家級別的獎項。

  我也加入了對這位家長的祝賀,為他能培養如此優秀的兒子而驕 傲 。然而,當大家齊聲為該學生的完美喝采時,我隨即寫下了一些文字,略加修飾後拿出來與大家分享。這些是針對華裔的通性而不對特定的個人,一些人若對號入座後,擁有不同的觀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作為過來人我想說的是,大家各自的孩子都應該是自己心目中的精品與希望。還真沒有固定的榜樣,你若希望孩子也獲得該同學今天爬藤的結果和以後職業生涯的成功,首先應先觀察並領悟到你孩子的獨特之處,然後順著他(她)的興趣加以鼓勵與支持。將興趣與好奇心發展到極致,遠比考七八門 SAT I , SAT II 的滿分,或 Weighted GPA 5 分中得 4.97 來得重要。這就是美國人為什麼看重申請學生的課外活動和工作經歷的原因。年輕人因對外面世界的好奇而萌發的探索未知的激情,將會是驅使他(她)們日後成功的原始動力。

我們應該切忌為追求申請成績和數據的完美,而抹去了孩子從小長大的好奇心和天性。考了 SAT II Math 2 滿分應該就夠了,沒必要再去考 Math 1 ,做些 AIME 的問題玩玩,也許更具挑戰性。甚至,一些具創意的惡作劇都比花功夫和金錢再考一個 SAT II Math 1 的滿分好。美國的 Math 1 和 2 是為不同層次的學生設計的,一般情況下,考了高的 Math 2 的同學不會再去考容易的; AIME 是通向美國數學奧林匹亞( USAMO )的關鍵競賽步驟,以題目難而著稱。

  現在孩子靠如此完美的數據,上了美國大學之最的哈佛,也希望他上了大學後能接納難以預料的不完美。成功申請哈佛的學生各異,剛收到朋友孩子被哈佛錄取的消息,這位元學生就很不同。

一句話,中國人近代為什麼沒有出現牛頓,貝多芬或達芬奇 ? 部分的原因應該歸於我們孩子的早期教育,以及他們的家庭成長環境。孩子從小受功課之累,父母管制太嚴,長大後,你看得出他們眼中的好奇與興奮都消失了。原創力都沒有了,哈佛耶魯的畢業證掛在牆上安慰而已。 (作者聯繫電郵: wu_xiaobo@hotmail.com )




  

 

 



七十五周年南京祭晚生姓高

七十五周年南京祭
(晚生姓高 聖羅倫佐 )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侵華日軍攻佔首都南京。在松井石根司令指揮下,進行六周以上慘絕人寰之大屠殺。六朝古都在火海、血海和苦海中。死亡老百姓高達三十六萬,約二萬到八萬宗強姦案。這是鬼子毀滅人類的大悲劇,是獸性虐殺人性,扼殺文明之歷史記錄。日軍在屠殺前,往往對被害者加以折磨、侮辱虐待、毆打、玩弄、奸淫、併同搶劫、放火及其他暴行結合在一起,百姓有被槍殺、刺殺、剖腹、砍殺、活埋、勒死、水溺、火燒、狗咬等。日軍對中國人民之血腥屠殺,手段之繁多,其程度之野蠻和殘酷,將永遠釘掛在文明恥辱柱上。松井石根在其日記中,記下「士兵之暴行,使皇威一舉掃地」。
   日軍南京大屠殺在世界各大報章均有報道。當年日本報刊上宣揚「軍威」和「武士道」精神報道記錄,成為戰後審判日軍罪行之鐵證。
   受原子彈攻擊後,日本無條件投降。一九四六年四月廿九日,在東京國際軍事法庭上,中國派出梅汝璈法官,英文翻譯官高文彬,向哲浚檢察官,他以凜然正氣,精深法學和英文造詣,為中國做好的檢控英文開場白,連美國人亦敬佩稱讚。他伸張正義,維護尊嚴,以資料史實,揭示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策劃和製造,九一八事變,扶植滿洲國傀儡政權和汪偽政權,七七廬溝橋事變,種植和販賣鴉片毒害中國人民,並南京屠城暴行等。
   梅法官花了約三星期聽取親歷目睹的中外證人,其中有國際安全區歐美人士,如貝茨、費奇、威爾遜和以電影機攝下屠城血證之馬驥牧師。(十年前在筆者奔走下,馬驥牧師兒子大衛無償捐贈其父攝影機和膠卷,親自帶回南京博物院成為日軍屠城鐵證。)他和被告律師對質,將百件以上之書面和有關文件證詞,特別認真審訊松井石根,將其「無罪抗辯」痛擊到全線崩潰。
   兩年半後之東京判決書寫上:「在日軍佔領後之六周,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殺的平民和俘虜,總數達二十萬以上。」並鄭重聲明「該數目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毀的屍體,及投入長江或以其他方法殺死的人數計算在內。」「強姦案高達二萬宗以上。」在此案被判罪者祇是戰犯松井石根,罪名是未能阻止南京大屠殺進行。他與其他七名甲級戰犯如東條英機等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巢鴨監獄被執行絞刑處死。百人斬劊子手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以及屠城時第六師團團長谷壽夫被送回南京雨花台槍決,結束其可恥的生命。但皇叔朝香宮鳩彥則逍遙法外。
   東京審判惜因國際政治,未能徹底清算,如日皇罪責、慰安婦和細菌戰犯石井四郎。大量戰犯未受處罰,成為戰後政府官員,如重光葵和岸信介,罪該萬死之岡村寧次竟成反共軍事顧問。日本右派公然違抗東京法庭宣判,將被處死戰犯說成是「昭和殉難者」「靖國英靈」,並偷偷供奉在東京靖國神社,政府政要每年參拜,為軍國主義招魂。足見日本政府無意徹底反省侵略罪行,今更應警惕日本軍國主義借屍還魂!
   細查東京審判檔案,溫故知新,對於日本右翼勢力妄圖淡化、歪曲、否認南京大屠殺暴行,及為戰犯翻案的圖謀,以史實痛擊駁斥。
   霜雪紛飛,寒風刺骨,荒草萋萋,黃土漫漫,三十六萬屈死冤魂在咆哮,在怒吼,在控訴,在期待。這是南京之悼,民族之悼。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前的一尊母親塑像,她衣衫襤褸,頭髮蓬亂,身體微前傾,一手握拳,一手向前猛力揮動,憤怒迫視蒼天,彷彿聽見她的吶喊:「誰殺害我的親人?你們日本鬼子為甚麼這樣殘暴兇狠?難道你們無父母兄弟姊妹?我要你們還我尊嚴!還我公道!血債血償!」
   晚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出席東京世界市民舉辦之日本二戰暴行研討會,在南京屠城日晚上,聯同五湖四海中外人士,由日本律師土屋公獻,香港何俊仁律師和晚生同作示威先鋒。浩蕩整齊隊伍,由日警開路,操往熱鬧銀座商業區,以中英日文發出怒吼,「打倒日本軍國主義!」「日本政府謝罪賠償!」「南京大屠殺不容否認!」能在東京悼念日為南京同胞以熱血行動爭回中華民族尊嚴,引以為傲。
   今年我們悼念千千萬萬在南京日軍鐵蹄下,在違反國際公理、人道、人權之受害同胞,及敬懷保國衛民捐軀之英雄兒女們,在燭光祭奠台前,我們誓師投身第二次抗日行列,以唇槍舌劍,揮舞筆桿作金戈,以國際網絡作沙場,聯合世界愛好和平人士,為爭取日本誠懇道歉,認罪賠償為人道、尊嚴、和平,繼續努力!
   安息號已吹響,南京死難之鄉親們,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獻上鮮花,哀思和祭念,你們的熱血,身軀和生命,使我們化悲憤為力量,為世界永久和平,為免悲劇重演,我們奮力拚鬥。你們的犧牲並沒有白費,你們的英靈永垂不朽。咱們維護抗日史實,聯合組成大同盟,築成新的鋼鐵長城。將前仆後繼為你們申張正義,爭取公道,不成功,不罷休!
   安息吧!南京死難的鄉親們,安息吧!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七十五周年,2012南京祭定十二月十五日星期六上午十時至十二時,在三藩市中華文化中心舉行(750 Kearny St. 3/FL),屆時頒獎表彰為南京大屠殺申冤之兩位人士,一為美國人陸達路先生(Lou Reda),他是西方第一位拍製紀錄片《塵封歷史,南京大屠殺》,提醒世人日軍屠城反人道暴行和不應遺忘此浩劫。該片曾在歷史台公演,後由溫哥華史維會列國遠女士洽電視台配國語中文字幕,甚為珍貴(可訂購)。另一位是作家教授胡華玲博士,她為在日軍屠城時冒生命危險挺身以金陵大學校舍保護萬名婦孺的美籍教育家明妮華群女士(Minnie Vautrin)作傳記,《金陵永生-南京女菩薩》和《華群與程瑞芳》並列日記,中西同證日軍屠城罪行。在筆者奔走下以華群事蹟感動密蘇里州政府、伊利諾州州長並加州本田國會議員,以文告寫下她以柔軟勝剛強,和平勝暴力,仁愛勝絕望,文明勝野蠻,自由勝奴役,義勇之國際人道主義,更將日軍屠城奸淫暴行史實存案,令日本不能翻案否認。
   望愛好和平的人士同來悼念陣亡將士和死難同胞,為和平禱告,吸取歷史教訓,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借屍還魂,避免屠城歷史重演,更聯合起來,保衛釣魚台,再寫抗戰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