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10/18/2012)

聖路易美華協會亞裔專業培訓計畫展開

與會人士合影,美華協會全美中心行政主任林智明(右一)、前聖路易分會會長林倚玲(前排左一)及現任聖路易分會會長Thong Tarm(前排左二)

與會者熱烈參與促進彼此了解的破冰活動

與會者熱烈參與促進彼此了解的破冰活動

與會者熱烈參與促進彼此了解的破冰活動

聖路易美華協會亞裔專業培訓計畫展開
發掘自我潛能,達成生涯規畫與人生目標

  由聖路易美華協會(Organiz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簡稱OCA)主辦的亞裔專業培訓計畫(Mentoring Asian American Professionals program,簡稱MAAP),於十月十三日在密蘇里大學聖路易分校的社會與商學大樓舉行首次集會,進行導師與受輔導的青年配對活動及對培訓計畫進行簡介。
   美華協會全美中心行政主任林智明(Tom Hayashi)特別自華府來到聖路易主持首次的培訓集會。林智明會中表示亞裔專業培訓計畫由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PS)贊助,計畫是為培養亞裔下一代更具信心並提升實力,針對各不同專業領域的亞裔青年,邀請成功專業人士擔任導師,與青年進行「一對一」輔導與交流,解答疑問並分享經驗,透過反思與自我評估,發掘自我潛能,達成生涯規畫與人生目標。還將舉行三次大型集會,讓參與者彼此交換資訊、建立人際網路。今年該計畫進入第四年,由現任美華協會全國總會會長李建良(Ken Lee)於二零零九年向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PS)爭取成立。現已由原來三個城市增加到七個城市,聖路易的活動是由前聖路易分會會長林倚玲(Eling Lam)女士經過兩年的努力爭取,終於於今年舉行。
   在三個月的培訓活動期間,導師將與青年進行「一對一」面談,培訓計畫將已於十月十三日開始,首次開始集會已經圓滿完成,期中集會與結束集會均將在密蘇里大學聖路易分校(UMSL)舉行。剩餘兩次集會將分別於十一月十七日和十二月八日舉行。參加聖路易首次培訓計畫的導師與受輔導的青年共有二十餘人,培訓計畫主題包括建立人際關係、溝通與談判、協同決策、領導才能與社會責任和職業生涯規劃等。

聖路易美華協會會長Thong Tarm致詞

美華協會全美中心行政主任林智明主持會議

2012國際佛光會世界會員代表大會高雄佛光山舉行

2012佛光會世界會員代表大會開幕典禮

「前進的思索」講座,中為星雲大師

閉幕式,左起聖路易佛光會會長陳海薇、堪薩斯佛光會副會長甄蘭芬、芝加哥協會會長黃于文、達拉斯佛光會督導劉綺華

2012國際佛光會世界會員代表大會高雄佛光山舉行
聖路易佛光會會長陳海薇代表出席

  【聖路易新聞訊】2012國際佛光會世界會員代表大會於十月十一日在台灣高雄佛光山正式展開,來自全球五大洲近百個國家地區二千餘位代表齊聚佛光山,聖路易佛光會會長陳海薇也再度代表聖路易出席了世界大會,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親自主持了升旗、開、閉幕、講座、議題探討等活動項目,並以「幸福與安樂」為題進行專題演講,提出淡泊知足、慈悲包容、提放自如、無私無我獲得幸福安樂的四點意見。副總統吳敦義代表總統馬英九出席了開幕式,誇讚國際佛光會成立20年來,年年都獲內政部評定為績優社團,成效卓著,吳副總統也代表總統馬英九致贈親題匾額「布德淑世」以表祝賀。
   今年為國際佛光會創會二十週年,同時也是佛陀紀念館建館以來的第一次世界大會,來自世界各國的會員代表更覺興奮與喜悅,星雲大師首度在紀念館廣場為世界年會主持開幕升旗典禮,四天的大會中,除了有為促進會務運作及加強會員向心力之各項課程與議題討論外,主辦單位也安排了每日的誦經早課、祈福法會、三皈五戒、朝山及講座等活動項目。更在活動尾聲舉辦了佛光之夜,來自各國的會員盡情演出了別俱各國傳統民俗的表演,氣氛熱鬧且溫馨。
   大會在第四天的會期中在佛陀紀念館大覺堂舉辦了「前進的思索」典範人物論壇,邀請到三位台灣重量級典範人物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高希均、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和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所長洪蘭進行專題演說,分享了他們對台灣社會現象細微的觀察,也提出了具體的觀點,共同為台灣的未來提出寶貴的建言,更開拓了與會者的視野。
   議題討論不僅就會務進行各項討論及提議、表決,各分會代表也藉此機會與其他協會進行廣泛交流,不但凝聚了共識,也強化了國際佛光會的組織發展及功能。議案討論部份也在星雲大師對議案精闢的分析後一致通過了「響應聯合國世界多元宗教和諧週」、「響應聯合國世界水˙資源日」、「全人優質生命關懷」、「佛光山雲水書坊行動圖書館」等十餘項議題,每年舉辦的世界理事會議也由法國巴黎、菲律賓及美國芝加哥協會爭取舉辦、大會研議中,佛光山第一座目前正在中國江蘇宜興建蓋的大覺寺也預計明年完工,與會代表們也期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在大覺寺舉辦各類型的活動,更希望藉由各種佛教活動讓星雲大師提倡的人間佛教能夠在中國廣為流傳與實踐,為人民帶來更多的幸福。
   數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代表們在數天緊鑼密鼓的課程、活動及法會中,個個法喜充滿,滿心充實,閉幕典禮後分別踏上歸途,繼續致力於人間佛教的推廣,以期達成該會會歌中所言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的心願。

左起堪薩斯佛光會副會長甄蘭芬、達拉斯佛光會督導劉綺華、聖路易佛光會會長陳海薇

Kirkwood 公立高中首次校內中華料理教學

KHS十二年級的副校長Michael Gavin 和漢語一的學生們

KHS漢語一的學生們

KHS漢語二的學生們

KHS漢語二的學生們

Kirkwood 公立高中首次校內中華料理教學
學生們親身體驗如何烹調美味的中華料理

   Kirkwood High School學習漢語一和漢語二的美國學生們,師生共約六十五人於十月十二日星期五舉辦了“首次校內中華料理教學”的活動,一早由漢語老師, 陳怡均(Edrin Chen)老師的帶領之下,讓一共三個漢語班的學生們,在每一班分成四到五組的情況下,每一組發揮團隊的分工合作,最後每一組的學生們都成功的完成“甜酸雞”的製作。“首次校內中華料理教學”的活動, 在學生們品嘗自己的好手藝下,每一個學生帶著快樂和滿足的心情,離開學校裏的專業大廚房下圓滿成功。
   Kirkwood 學區於1865年成立, 而高中部於隔年開始招生,至今有148年悠久的優良歷史。學校從學齡前班到十二年級,整個學區約有5132位學生,其中高中部約有1709位學生。於2011年八月,Kirkwood High School第一年開始提供漢語,於是漢語成為外語課程的其中一個選項,初試啼聲即約有七十位學生選修漢語課,看的出Kirkwood High School學生對於選修漢語的熱愛,學生從九年級開始即可 以選修中文課。從今年選修(進級)到漢語二的學生人數看來,去年選修漢語一的學生中,約有百分之九十四的學生,持續對漢語保持熱愛,願意繼續選修漢語,而在今年選修了漢語二。
   為了能夠讓學生們實際自己動手做“甜酸雞”,陳老師從課程設計上,精心的策劃,先是讓學生們認識所需的材料,知道如何用漢語說所需的材料,和製作“甜酸雞”的步驟。在陳老師和學生的交談之後,去了解哪個學生適合當組長,有能力分配該組的工作,哪些學生曾經在學校的Family and Consumer Science 部門拿過課,了解學校專業大廚房的東西的擺設並且學習過如何正確使用菜刀。畢竟讓學生在安全無虞的環境下學習,才是第一要務。
   學生們從切洋蔥,甜椒和雞肉開始,一直到放所有的醬料,並完成“甜酸雞”的製作,他們都一步一步的自己動手做,學生們在各組的分工合作下,成功的完成他們原本以為是“不可能的任務”。對於所有的學生而言,這是他們第一次從頭到尾自己煮“甜酸雞”,當他們煮好“甜酸雞”之後,每一個人都迫不及待地坐下來品嘗自己親手做的“甜酸雞”。陳老師一組一組訪問學生們的心得,並詢問他們覺得好不好吃,大家都對自己的成果很有信心,也都吃得津津有味。學生們紛紛的詢問“我們下次煮什麼?”
   在我們料理的過程中,Kirkwood High School 的校長Dr. Michael Havener 和十二年級的副校長Michael Gavin分別到廚房來關心,並且表達他們對於陳老師在她的漢語課程中,加入中華料理的活動感到非常有興趣。他們並且同時看到學生在這次活動中,可以將學生們在教室裏所學習的漢語,融入中華文化並學以致用,感到非常欣慰。(Kirkwood High School 漢語老師, 陳怡均Edrin Chen報導)

KHS漢語二的學生們

KHS漢語二的學生們

警方發佈針對亞裔女性犯案強暴犯警告秋

警方發佈針對亞裔女性犯案強暴犯警告
呼籲民眾在出入的時候提高警覺

日前聖路易郡警方發佈警告消息,表示目前有一針對亞裔女性犯案的連續強暴犯,目前已知犯案有兩起,都在聖路易郡的西北區,犯案對象年齡分別為18和27歲。一件發生在去年四月四日在Lindbergh 和 Olive地區,為潛入居宅犯案。另一件發生在今年九月十九日在Fee Fee和Bennington Road一帶,為路旁挾持犯案。
   嫌犯為西班牙裔,重體型,約四十歲左右,兩鬢鬍鬚,高約五呎七吋(170公分),體重約一百七十五磅到兩百磅之間,警方推測其為觀察與計畫犯案並且不會停止犯案。警方表示正在試圖確定罪犯是否是一個流動人口,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工作,而在這情況下,將會在其他城市找到犯罪痕跡,但也可能是在聖路易地區定居的人士。
   警方呼籲民眾在出入的時候提高警覺,多加小心,注意自身安全,如有任何線索可電314-889-2341或866-371-8477通知警方。
   以下為警方的安全建議:
   1. 門口擺放男鞋 入夜一定將窗簾拉上
   2. 出入公寓時如有陌生人不要讓他知道你住在哪一間,先去收信或離開
   3. 門窗記得上鎖,窗軌擺放木條
   4. 不要單獨取車或行走
   5. 攜帶哨子
   6. 不得已單獨行走時,開啟GPS分享位置或打電話給別人先告知妳的位置與目的地,不要直接聊起來了,如果有可疑人立刻透過電話描述
   7. 上車時注意周圍環境,小心停在駕駛側的廂型車,上車後先鎖門
   8. 車上、房間或客廳牆上 可以放我的男友是海軍陸戰隊之類的飾品或軍旗、軍帽等。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聖路易分會十月讀書會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聖路易分會十月讀書會

日期﹕十月二十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二時至四時
地點﹕大學城圖書館
University City Library, 6701 Delmar Blvd., St. Louis, MO 63130 (314-727-3150)
聯絡人﹕謝惠生 (314-434-2892﹐shiehouse@sbcglobal.net)
主講人﹕謝惠生
題目﹕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年會記事

介紹﹕
   謝惠生是這屆聖路易分會的會長﹐代表分會參加兩年一度的北美華文作家協會的大會﹐在九月廿八日到十月一日的三天三夜裏﹐見到了白先勇﹑夏志清﹑趙淑俠﹑趙淑敏﹑施叔青﹑叢甦﹑韓秀﹑簡苑等等有名的作家﹐也見識了他們的言行談吐和文采。白先勇的『父親與民國』是大會的高潮﹐而叢甦兩個多小時侃侃而談的『海外華文文學的昨天今天明天』更增長我們文學歷史的全面觀和使命感﹐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
   大會期間適逄中秋﹐中秋晚會中﹐也見識到詩人騷客另一狂放的一面﹕詩歌﹑朗誦﹐猜謎﹑昆曲﹑京劇等等之外﹐還有夏威夷的草裙舞﹐大男生的演出盡奪風采﹐令人難忘。步出大殿戶外賞月﹐荒山寂寂﹐月大耀光﹐又是另一樣情懷。我們由留學到學留﹐由流放到放流﹐我們的根該植在那裏﹖
   大會的閉幕辭是謝惠生所致的﹐除感謝感恩外﹐也發了些感想和心得。這些感想和心得﹐也將在這讀書會上和大家分享。

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十一月四日藥師法會

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
十一月四日藥師法會

  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慶祝藥師如來聖誕,提倡人間佛教,建設琉璃淨土,謹訂於十一月四日﹝週日﹞啟建護國祈安藥師法會,燃燈供佛,禮誦《慈悲藥師寶懺》一永日,以此淨化社會風氣,安定人心。功德回向世界祥和,生活富足;十方信眾福慧增長,吉祥如意。屆時歡迎十方信眾隨喜參加,同霑法益。
   法會備有藥師燈、琉璃燈、供花、供果、供齋等多項功德登記,請聯絡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3109 Smiley Rd, Bridgeton, MO 63044;電話:(314) 209-8882。

 

 

范耶魯去了哈佛  吳曉波

哈佛校友們為母校加錯了油。耶魯學生指揮哈佛人自己說“We suck”(“我們很爛”)。圖片來自網絡。

另一種耶魯的品牌。此鎖的牌子也為耶魯,顯然是名為耶魯的人開的公司生產的產品。用它來鎖耶魯的大門也恰當,因為近年耶魯的錄取率已下降到百分之六左右。圖片來自網絡。

范耶魯去了哈佛  吳曉波
   這篇文章是二年前用英文寫成的,放入博客後,一些網友感興趣而問及它的中文版本。當時對於我而言,借助拼音打中文的痛苦程度幾乎可以誘發焦慮症,尤其在鄉音隨歲月增長而變濃的時候。一次回國目睹侄兒的拼音打字速度已近美國秘書的水準。我當時覺得,這也會使中國年輕的一代更易與國際接軌,雖然他們在鍵盤上打的文字不同。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朋友那學到的最激動人心的技術,是如何用蘋果的iPhone手寫及輸入漢字。從此開啟了我用中文寫作的嘗試,也能將此文翻譯擴充成中文。現代科技改變通訊甚至人生由此可見一斑。這一簡便的輸入方式完全靠形象識別,使我又回到了書寫美麗漢字的喜悅,雖然這次是用手指頭而非傳統的毛筆或鋼筆。由衷感謝英年早逝的喬布斯,雖然觸感識別技術並非其發明,但是他僅將此推廣到全球已足以贏得我們的尊敬。
?  一般而言,申請美國大學最重要的材料是學生在高中四年的前三年半的學業總成績(GPA)。當然組成GPA的課程的難易程度也很重要,特別是學生在申請時能修到多少門的AP課程,因為美國高中的選課是一個從基礎到挑戰的漸進性的過程。其次,才是大家熟悉的SAT或ACT等標准考試的成績。這也應該能理解,因為GPA代表幾年的學業積累,而標準考試則僅是周末數小時的發揮。學校一般以GPA為學生排名。但是,由於美國高中老師給分的偏高,導致學生成績的普遍膨脹,往往畢業班裡的十幾位同學以並列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SAT考分超過2300的學生也大有人在,哈佛更是每年拒絕超過半數的SAT滿分2400的申請人。
   這樣對於撥尖的學生來說,科學競賽等優異課外活動的結果,特別是州以上的比賽成績,將成為他們區分於其他同樣傑出的申請人的籌碼。當然這也不絕對,大家在瀏覽論壇上的發言時,也發現哈佛曾拒絕過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金牌得主的事實。
   2010年,一位來自俄勒岡州的優秀華裔學生,贏得了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競賽的第二名。作為競爭的一種方式,名校會盡其所能去吸引國家級科學競賽的主要獲獎人。如果這位同學的其它條件不錯,獲得英特爾獎可以說是他被哈佛,耶魯和普林斯頓同時錄取的決定性因素。但是,該華裔學生受媒體的關注不僅僅在於他在競賽中的傑出表現,而是他的獨特的英文和漢語拼音的名和姓。尤其在他選擇哈佛而拒絕了耶魯之後,更為媒體增添了不少有趣的談資。以至於他後來對媒體說,他不願意再回答關於他姓名的提問,看來這尷尬的名字也確實使他累了。
   追隨美國其它媒體,哈佛深紅色人報和耶魯每日新聞都對此事做過報導,更多的應該是調侃,所以才會有下面這些屬於私人的信息。小的時侯,該學生在學校用的姓名原為Ye Fan,Ye取自他的拼音名Shiye,這在華裔中也常見,因為複雜的拼音有時會令美國人迷茫。 Fan當然是他的姓,從拼音推斷,最常見的可能應為范仲俺的“范”。然而,他父母覺得這Ye作為名字又太短,就在Y和e之間加了二個英文字母al,這樣就是Yale,加上姓氏, 他的全名變成了Yale W. Fan。我們相信作為具備一定常識的人,他父母做此決定之前,應該明白Yale就是耶魯,這是恐怕在農貿巿場裡忙碌的老太太都知道的名字。
   常春藤聯盟以其歷史悠久和錄取競爭激烈而著稱,最近幾年哈佛耶魯的錄取率都在6%左右。它們在錄取學生時會遵循一些常春藤聯盟約定的規則,比如不向學生運動員提供獎學金等等。但是,起源於美式橄欖球賽的常春藤實質上是一個運動的聯盟,通俗點說,它們就是相互之間打球的俱樂部。哈佛和耶魯從學術,本科生招生和美式橄欖球都是直接的死對頭。耶魯校園裡流行的一句話便是明證:“哈佛sucks,普林斯頓無關緊要”。
   每年十一月在波士頓和紐黑紋輪流舉行,哈佛耶魯橄欖球賽擁有一百三十多年的歷史。每年的那個週末,都成為兩校學生宣示對自己學校的熱愛和發誓要與對方一搏的機會。外地的哈佛耶魯校友則租借願意轉播並不太熱門的常春藤比賽的酒吧,穿上各自的紅色和藍色校服一起喝酒看球。這同時也是他們帶著家人參與社交的場合,有時為大家一年中見面的唯一機會。哈佛、耶魯的對抗賽要遠比常春藤的歷史悠久,常春藤聯盟是上世紀五十年代才正式形成的。
   Fan在英文中是有它特定的詞義的,複數的Fans已被約定成俗地翻譯成為“粉絲”。大千世界可以想像得到的事情,都有它存在的可能。記者還真在哈佛名冊上找到了一位叫耶魯的學生,他的姓為麥可斯。但是,范耶魯篤定會是哈佛耶魯橄欖球賽上,唯一的為哈佛加油的耶魯粉絲(Yale Fan)。
   如果范耶魯穿上印有他名字的運動衫,融入哈佛球迷當中,那才是一景。我們只希望他不要被哈佛人質疑他的忠誠度,或者與各式各樣的球迷惡作劇相關。在2004年的哈佛耶魯橄欖球賽上,二十多名耶魯學生穿哈佛的紅色運動杉,導演了一場最為精彩的惡作劇。他們謊稱哈佛學生,向看台上的哈佛校友發放了1800個紅色和白色的紙片。哈佛校友被告知,如果他們聽指揮同時翻過紙片,將會呈現出“Go Harvard”(哈佛加油)的字樣。哈佛校友們深信不疑,因為他們問這些學生的宿舍名稱,答案均靠譜。然而,當哈佛人將卡片翻過來後,圖案卻是在白色背景中的“We suck”(我們很爛)兩個紅色英文字。
   父母給孩子取任何名字都是他們的自由與權力,每個時代的中國大陸的名字多少反映出一定的政治氣候,像“建軍”,“建國”或“援朝”這樣的名字。傳統上,美國的常用名字很多都是來源於聖經,像John (約翰),Peter(彼得),Joseph(約瑟夫)或David(大衛)。與中國的人名不同,如果不去查網站深究它們的含義,這些名字難以呈現出中文名中的“聰”,“勇”或“強”等直觀的意思。英文Smart(聰明)可以是姓氏,但當名使用則罕見。
   美國人的姓則擁有很深的文化傳承,常常帶有祖輩故鄉的痕跡。很多情況下,從姓氏可以推斷出,這戶人家的祖先是從世界的那些國家移民美國的,因為美國確實是一個民族的大熔爐。當然,也有很多例外的情形,兒子的一位小學猶太裔的同學,他擁有最普通的英氏姓氏Smith(史密斯)。我感到好奇後,他說他來自東歐的猶太先祖在紐約的愛麗絲島入關時,移民官覺得他們的姓氏難讀,就為他們取了移民官自己的姓氏史密斯。沒有想到,當初的美國移民官還有此延續文化後代的特權,這也成了這家猶太人世代相傳的故事。政治氣候也會導致文化認同的變化,二戰時期希特勒蹂躪歐洲的時候,一些德裔的美國人將自己很明顯的德國姓氏修飾一番來保護自己。
   移民也會為更適應美國的環境或經濟利益而修改自己的姓氏。大家熟知的美國鋼琴品牌史坦威(Steinway),它由原姓為Steinweg的德國移民創辦,後來德語的Steinweg變成了更接近於英語發音的Steinway。這也使我想起了許多常常令人尷尬或難堪的中文拼音的姓氏,像可能的He(何)女士,She (佘)先生,還有難為了曹操後代的Cao,因為漢語拼音的Cao與英文Cow(母牛)的發音相似。姓聶(Lie)的同胞則好像時刻與說謊(lie) 相隨,完全相同的拼寫你要別人不說你扯謊都難。如果拼音是創建於改革開放以後,而不是上世紀的五十年代,相信這些情況或許會留意避免。這些姓氏能否被我們在美國的後代保留,那隻有看他們的容忍程度了。己經有人為了行醫的方便,將拼音的Xu(徐)變成了注音的Hsu。
   美國著名大學的校名多半來源於美國早期成功人士的姓氏,有些為全名。由於美國曾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哈佛,耶魯和斯坦福無一例外都是WASP(盎格魯‧撒克遜白人清教徒)的姓氏。這也是為什麼耶魯可能是一個地名或一個公司的名字。看見維持停車場秩序的車的門上寫著耶魯,我們也不必奇怪,因為它就是一家保安公司的名字。
   既然來自隨機的姓名,這些校名的拼寫與發音也不容易。約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中的約翰還是加s的複數,這在現在的美國作為姓氏也許還有,取名時那個s己經被省掉了。兒子決定去耶魯後,在一次女兒球賽后的聚會上,她美國同學的家長對我們開玩笑地說,你女兒說她哥哥要去監獄了。我們茫然後明白,原來雙語環境下長大的她把Yale發音成了Jail (監獄)!
   在美國的學校裡,老師們經常教育學生,不要僅從一本書的封面去判斷此書的價值。然而, 名字畢竟是一個重要的文化符號,父母們應該切忌,不要因為你們在為孩子取名時的雄心壯志,導致子女後來職業生涯的不必要的文化窘態,反而還達不到當初的良好願望。你不希望預見到,當你們的兒子或女兒找教授職位而需作應聘報告時,篩選委員會的一位資深教授會在聽眾席上感慨:“我這輩子從來不知道,哪位會用一所著名的大學來為自己的孩子取名”。 (作者聯繫電郵:wu_xiaob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