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07/12/2007)
台北市議員簡余宴專題演講

 

簡余宴演講實況

參與民眾踴躍

台北市議員簡余宴專題演講
--------媒體、政治、新台灣

  【聖路易新聞訊】在聖路易台灣同鄉會與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於七月五日晚間邀請到現任台北市議員簡余宴於Creve Coeur政府大樓的多媒體會議廳舉辦專題演講,當晚參與的台灣華僑踴躍且在座者有七成為醫師,曾任平面報紙、電視、廣播及網路記者的她,就目前台灣媒體的亂相做了精闢的解析,她認為現在的台灣是個「媒體內戰」的時代,誰掌握了電視頻道便掌握了政治,政治輿論是可以藉節目操控的,同時她也認為下個階段將會進入「司法內戰」的時代,它認為那將是各政黨的肇事工具,政治人物可能動輒便按鈴控告,而起訴與否取決於檢察官的政黨好惡,進入法院後又是一場賭局,端視法官的政黨傾向而決定判決的結果,她認為這實在是令人憂心但似乎不可避免的民主內戰。

  曾任政論節目主持人的她表示,做政論節目時常常需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掙扎,收視率似乎是一切的指標,在其任東森採訪副主任的期間,每日進辦公室的第一課題便是看昨日的各收視率及網站點閱率等數據,收視率就等於收入,故在主持節目時的她,知道讓在場不同政黨的來賓互罵,互揭彼此瘡疤,當段的收視率必會衝高,但因明知來賓討論議題沒營養,她往往選擇進廣告打斷來賓臉紅脖子粗的場面,讓副控室的人員常為即將到手的高收視率而扼腕,或者有時發現了某則應作的報導但該新聞內容枯燥沒有市場價值,此時媚俗市場與心靈理想的矛盾又會再次面臨考驗,在受夠了需聽憑後台辦公室長官決定採訪對象的媒體環境後,她決定投身政治圈,在汪笨湖、黃越綏與吳國棟的支持,及台聯黨團的贊助下,順利當選台北市議員,雖然透露出每日在紅白帖中的無耐,但她仍是認真地問政,常在市議會召開記者會的她,一定是收集了充足的資料後才會以一份份的證據質疑市長郝龍斌及前市長馬英九施政之不當,在目前口水內戰的政治型態中,實屬一股清流。

  她坦言她這一代是個政治力、媒體力過度膨漲的年代,台北市缺城市精神,台灣缺夢想是她目前的擔憂,但她深信民眾最基層的力量是可以改變目前的困境的,所以她當選後仍深入基層,與基層有良好的互動,她深信透過洪流般的公民力量,一定能改變當代的政治與媒體的亂相。


聖路易中文學校新任校長胡亞華女士和校董事會主席吳畏先生

 

 

聖路易中文學校八月二十六日開學
新任校長胡亞華女士和校董事會主席吳畏先生

  聖路易中文學校在六月三十曰舉行的學校董事會議中,推選出來屆校長胡亞華女士和校董事會主席吳畏先生。學校亦感謝前任校長康淑榕女士所貢獻的辛勤和努力。

  聖路易中文學校2007年秋季班將於八月二十六日星期日開學,學校地址仍是在聖約瑟聾啞學校:St. Joseph Institute for the Deaf school (SJID) located at 1809 Clarkson Road, Chesterfield, MO 63017。敬請家長們到網上注冊
http://www.stlcls.org/F-registration.htm。有關學校的詳情,請到網站查詢 www.stlcls.org。

裘小龍「Evoking Tang」唐詩翻譯集發表簽名會

裘小龍新書發表簽名會
「Evoking Tang」唐詩翻譯集

華盛頓大學教授裘小龍新書「Evoking Tang」唐詩翻譯已於近期發行,訂於七月二十日週五下午五點三十分至七點三十分於大學城市政府(6801 Delmar Blvd., University MO 63130)舉行簽書會,裘小龍亦將於會中為讀者摘讀書中唐詩,入場門票三十五元,將獲贈詩集一本,歡迎各界人士及讀友踴躍參加,詳情可洽Winnie Sullivan 314-862-3842或penultim@swbell.net。

   密蘇里州長簽署自衛新法案

 

密蘇里州長簽署自衛新法案
允許居民直接射殺非法侵入房舍的入侵者

  密蘇里州長Matt Blunt於上周簽署法案允許密蘇里居民可以直接射殺非法侵入他們房舍的入侵者,而不須擔心被起訴或訴訟的恐懼。在舊法中規定,僅有在當事人感到生命或身體安危遭受到入侵者威脅時方可使用致命的力量驅趕入侵者。

  新的防衛法規將於八月二十八日開始實施,該法規定居民可以使用致命的武力對付非法侵入他們的家、車輛及其他住宅,包括帳篷。新法對居民使用致命武力對付入侵者提供了絕對的保護。但此法不適用於警察及當居民在犯某些重罪時,如謀殺、盜案、綁架或性罪行等。

  該法案並包括免除購買槍枝的人士先須至當地警察局取得許可證的要求。另外針對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慘案的教訓,密蘇里州將要求將法庭判決被告須尋求精神健康治療的記錄│不論是門診或住院治療, 均需送到全國槍支經銷商使用的買槍人士背景調查的系統內。原先密蘇里僅送教有犯罪記錄人士的資料。

 

 

聖路易林白國際機場停車費八月一日上漲

聖路易林白國際機場停車費八月一日上漲

  聖路易Lambert國際機場的機場委員會於日前投票廢除短期停車場半小時的停車收費,而以小時計算停車費。另外中程及三個長期停車場的停車費也跟著上漲,此項漲價將使停車場每年營收從現有的兩千五百萬增加到兩千八百五十萬元。新的收費標準將於八月一日開始實施。下列是新的停車收費標準:

  車庫(短期):每小時兩元,每天最多二十元。
   中程停車場:每天十二元。
   長期停車場:Cypress停車場,一般八元,車棚九元,代客停車十二元。經濟停車場(Economy)六元。快速停車場(Express)九元。

  有意報名者可參閱僑委會網站(http://www.ocac.gov.tw/public/dep3public.asp?selno=2522&level=B)或逕洽駐堪薩斯辦事處林美玲秘書(電話:816 -531-1298ext.109),報名時間自即日起至7月16日止。。(堪薩斯辦事處訊)

 

    中國簽証收費方法將有大幅調整 - 為與美國“對等”

 

中國簽証收費方法將有大幅調整 - 為與美國“對等”

  據中國外交部通知,美國公民辦理中國簽証的收費方法將有大幅度調整。芝加哥總領事館的網站於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公佈關於調整美國公民赴華簽証費的通知如下:

根據外交部通知,自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起,按對等收費原則,美國公民赴華簽証費標準調整如下:

一、美國公民申請來華簽証,不論一次入境、兩次入境和多次入境,統一收費100美元/人;

二、美國公民申請團體簽証,統一收費80美元/人;

三、簽証加急費按現行標準不變。

根據芝加哥總領事館有關簽証官員表示,此次收費標準的調整,其實是有升有降。 簽証類別和掌握標準等方面仍然相同;對於美國以外國家的公民,簽証政策和收費都沒有改變。

“有升有降”,確實是如此。對比目前仍在執行的標準,一次入境五十元,兩次入境七十五元而言,新的費率是“升”了許多;相比于目前六個月有效多次入境收費一百元,沒有變化;而目前一年多次的收費一百五十元,則新費率倒是“降”了不少。

如此說來,新費率對於經常去中國的旅行者來說是“福音”,可以省錢了;而對於不常去中國,即使給了一年多次也只會去一次的申請人來說,將會很無奈,只好交更多的費用。 而從數量上看,後者的人數明顯更高。

不難預料,新的收費標準將在實際上“鼓勵”申請人申請一年多次的簽証,即使一年堨u會去一次中國。 但是領事館是否都批給多次簽証,政策沒有改變。簽証官員表示多次簽証的給予主要根據申請人的需要情況酌情決定。(大底特律時報記者曾文逸)


 

 

  麒麟電視 暑假好戲連連

 

麒麟電視 暑假好戲連連
渡假也可帶著走 颳風下雨照常看

  麒麟電視暑假好戲連連,數部震撼人心的歷史及戰爭題材的影視劇,還有以3 D的立體動畫技術重現曠世園林的大型紀錄片巨獻,7月起登場。凡訂購KyLin TV(麒麟電視)者,每月付16.99元,即免費贈送機頂盒一台,價值198元。可觀看31個最熱門的中文電視頻道。

  KyLin TV是全球唯一能通過公共互聯網呈現最高品質影視節目的公司,其獨家擁有的視頻技術以及H.264/MPEG4/AVC標準,帶給你超DVD的視覺效果。麒麟電視使用大規模多線程視頻流技術,輸送DVD品質的視頻節目只需800kpbs的網路帶寬,效率比有線或衛星電視使用的MPEG2技術要高出四至八倍。為觀眾提供前所未有的影視服務,帶給觀眾全新的視聽享受,且不受時間,地點限制。雖為網絡電視,但不需要電腦。

  7月份首推原創歷史鉅作「秦始皇」,是第一部以全景式描述秦始皇傳奇一生的電視連續劇。除了張豐毅外,還有高明飾演呂不韋,劉威飾演李斯,范冰冰的阿若,張靜初的敏代,以及何琳飾演孟姜女等。

  諜戰大劇「保密局的槍聲」,講述保密局與中共特科之間的驚險鬥智。「古城諜影」反特務懸疑劇,取材於轟動一時的「中國第一女特務案」。「韓半島」號稱韓國電影史上最複雜的電影,全片在韓國上映時成為票房冠軍。歷經近六年艱苦製作的「圓明園」,是中國電影史上的第一部大型史詩紀錄片。

  麒麟電視為華人提供愈來愈多的影、視、劇合一的中文娛樂影視,只要家中有寬頻上網的條件,接上麒麟電視的機頂盒,即能依照自己的喜好,主動選擇直播或點播來自兩岸三地的各類影視,不受時空或地域的限制,即使暑期渡假或暫遷它處,依舊可以將收視器帶著走,走到那看到那,不受天候及地理位置的影響,處處享受麒麟電視為您安排的佳片。網站www. kylintv.com,聖路易及堪城地區請洽314-991-3747。


    水上人家之旅─羅大楨

 

 


水上人家之旅─羅大楨

  小時候在讀書時﹐總會讀到有關中國江南水上人家的故事﹐風光綺旎﹐引人入勝。及至到了台灣﹐河流要不就是短而急﹐要不就是一潭清水。那水上人家的景色只能在夢境裡去追尋了。後來到過有名的水都威尼斯﹐也不過像是蜻蜓點水般﹐一晃即逝﹐毫無中國水上人家的感覺。

  到了美國後﹐從求學、畢業、就業、成家、立業﹐幾十年來﹐生活幾乎成了定型的規格。夏天﹐在淺而急的河裡划獨木舟﹐算是和那「水上人家」沾了點邊。冬天則在西部各滑雪勝地中尋求樂趣﹐好在「雪」和「水」也算是個表親。春秋兩季則忙著旅遊﹐徜徉在藍天白雲和青山綠水之間。「水上人家」對我來說﹐始終是個捉摸不到的夢。

  三年前﹐女兒剛和朋友們從鮑爾湖的「水上人家」之旅歸來﹐大力推薦我到該湖一遊﹐說是人生極為難得的水上經驗(她並不知道我的「水上人家」之夢﹐但知父莫若女﹐這句諺語誠有理也)。不過當時我還沒有退休﹐所以沒把她的推薦當回事。女兒大概承受了我的戶外活動的天性﹐常常在假期中四出遊山玩水﹐並立志在有生之年﹐要遊遍七大洲﹐登上世界十大名山。目前她已到過北美、南美、亞洲、非洲、和歐洲﹐登上過五大名山﹐也到過西藏、青海、尼泊爾、非洲的依索皮亞等艱苦地區作醫療短宣的義工﹐令我這老爸又佩服、又慚愧。

  我在二零零五年九月退休後﹐開始我的旅遊之夢。不過次年身體上的挑戰(七月右肩開刀及十月換腎)﹐讓我好好地在家休息一陣子。二零零七年﹐女兒又適時地提醒我到鮑爾湖去體會「水上人家」的經驗。所以我就開始和在聖路易「華人戶外休閒協會」的朋友們組織了「水上人家」尋夢之旅。我們訂了一艘五十九呎的雙引擎的中型船﹐有四間臥室﹐外加兩個沙發床﹐船中炊具、冰箱、烤箱、餐桌、廁所、浴室、一應俱全。另外也訂了一艘十九呎八人座的快艇。我們五戶十口﹐年齡總和有六百多歲﹐就在六月下旬到鮑爾湖去共圓「水上人家」之夢了。

  鮑爾湖在猶他州和亞里桑那州的交界處﹐海拔約六千呎﹐是由格林峽水壩阻科羅拉多河而形成的﹐由東北流向西南﹐全長近兩百哩﹐湖面最寬處近兩哩﹐湖深兩百多呎。該湖的兩岸全是岩石﹐由科羅拉多河經百萬年的割切而成。在美國還沒有其他的湖泊像該湖一樣的風景﹐所以鮑爾湖自成一格﹐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話說六月二十三日﹐十個人分三批飛到鳳凰城﹐租了兩輛箱型休閒車﹐開上了征途﹐當晚宿於沛極城。城離鮑爾湖兩哩﹐可遙望該湖﹐只見綠水蜿蜒在紅山中﹐別是一景。我們在當地採購了四天所需的食品、炊料、飲料、防晒、防蟲等物品。次日一早﹐到租船的碼頭報到。只見千頭鑽動﹐百船羅列﹐好不熱鬧﹗辦完手續﹐上了船﹐先上了兩小時的開船訓練課程﹐熟悉船上一切電路、機械、控制、起錨、下錨、冷氣、爐火、開船、停船、加油、掛快艇等等工作。承蒙大伙以尊老敬賢為由﹐公推我為船長﹐我只好勉為其難接下。其實其他幾位朋友的手腳都比我巧﹐這船長一職真有點汗顏。我請劉剛兄負責電路事宜﹔張紹華兄負責機械方面的重任﹔周鑫南兄專管下錨、起錨和救生衣事宜﹔凌潮生兄負責通訊和導航大任。羅太沈辛六和周太高慶簡司廚﹔劉太許雅雲﹐張太陳渭和凌太程寶珠負責內務管理。我這個船長只是個坐享其成的耆老罷了。

  開船的教練是一位芳齡二十二的健美淑女海瑟。她在教完訓練課程後﹐還帶我們把快艇和大船各開了一遍﹐確定我們沒問題後﹐才簽字放行。凌兄把快艇開出碼頭﹐到外港等大船來掛艇。負責起錨的老周﹐很負責地先放一邊錨繩﹐沒看見我正和老張在研究如何啟動引擎。湖水的波浪在我們聚精會神發動引擎時﹐把原本和碼頭成九十度的船頭慢慢地推成和碼頭平行了。這犯了開船第一大忌﹐因為海瑟教練一再強調﹐由於我們都是新手﹐要避免把船和岸或碼頭成平行。不但不容易離岸﹐也容易使引擎受到損壞。我在女士們高八度的警告聲中﹐手忙腳亂﹐左突右闖﹐急得差一點用緊急頻道請海瑟老師來解圍了。辛虧吉人自有天相﹐在忙亂中﹐總算把大船開出碼頭﹐到外港和凌兄的快艇會合﹐把快艇按規矩掛在大船後拖行。開始了我們的「水上人家」之旅第一章。

  我小心翼翼地把船按著航道開向主河道﹐心想只要不偏航﹐以下的水程應當易如反掌。那知﹐剛開了十幾分鐘﹐發現要去的航道不見了﹐明明是向右偏行的﹐怎麼會到了左面呢﹖我這個船長趕緊召開幹部會議﹐經大伙們研究﹐發覺錯過了幾個水標。這才知道在水道上的紅紅綠綠的浮標﹐原來是用來定船的位置的﹐決對不可小視。張太陳渭及導航員凌兄立刻就位﹐左觀右察﹐總算把船導入正確航道。我這個船長兼駕駛很謙虛地把駕駛位交給張兄﹐趁機坐下擦汗納涼。一路上對那些紅、綠浮標不敢掉以輕心﹐早早就拿望眼鏡定位。

  一路玩來﹐一面吃著大廚們準備的午餐﹐一面左看峽谷﹐右觀峻石。外面的太陽雖然近華氏一百度﹐心情倒也舒暢。到了晚間該下錨的時間﹐左轉右彎﹐就是無法找到一個有沙灘可登陸的地點。看看還有一個多小時太陽將西沉﹐只好請凌導航員開快艇去尋找可下錨之地。二十多分鐘後﹐看到快艇高速回航﹐大伙帶著滿心的期望等待好消息。不過凌潮生兄說﹐前面有塊地﹐半沙半石﹐勉強可用。在沒有太多選擇及時間下﹐我這個船長下令啟程前往預定下錨之處。那塊地確實不是個下錨的好地點﹐但是太陽已經開始西沉﹐只好盡人事﹐聽天命了。張紹華兄以其熟練的駕駛技術﹐左倒右轉﹐好不容易才以六十度的斜角把船勉強擠上岸。凌兄把快艇繫在船的右側﹐作個緩沖﹐避免船被湖水衝成與岸平行。周鑫南兄此時發揮他那大力士精神﹐在張、凌二兄的協助下﹐把四支大鐵錨以四十五度和六十度的規定埋好。劉剛夫婦及凌太程寶珠幫忙把錨繩固定在船上﹐這才完成下錨的工程。

  大廚沈辛六和高慶簡端出精緻的晚餐﹐大伙吃到了在「水上人家」之旅的第一頓晚餐﹐倍覺可口﹗飯後大家到船頂的陽台上聊天﹐當晚半月高懸天空﹐照著平靜如鏡的湖面﹐岩山的倒影映在湖中﹐真是令人有心曠神怡之感。忙亂了一天﹐大伙都有點累了﹐就互道晚安﹐到分配的臥室就寢。我睡的房間因為西晒之故﹐相當熱﹐睡到半夜還在翻來覆去。下半夜的風忽然增大﹐船身有點搖晃。我有點擔心船會被風和浪擠成與岸平行﹐就起來察看。果然船身已經由六十度擠成三十多度﹐幸好凌兄有先見之明﹐快艇把大船擋了一下﹐不至成為零度。我此時只有禱告上帝﹐不要再把船擠歪。

  不到五點﹐有人起床﹐結果大家都起來了。原來每個人都很興奮﹐早就睜眼望天﹐在等第一個起來的人。有一半人都覺得船艙太熱﹐準備今晚睡到船頂的陽台上去。後來才發覺原來船上有兩個冷氣空調﹐昨晚只開了一個﹐以為可以冷卻全船。結果前半船的人睡得很安穩清涼﹐後半船的人和我一樣﹐左側右翻﹐越睡越熱﹐折騰了一晚。我們可又上了珍貴的一課。經過昨天的教訓﹐今天開起船來就得心應手﹐不過還是迷路兩次﹐幸而發現得早﹐沒走太多的冤枉路。

  由於昨天找停船的位置﹐今天早早就找好船位﹐大伙們發揮團隊精神﹐合力把四只錨固定在岸上。再開快艇到鮑爾湖有名的虹彩石橋攬勝。劉剛兄大概昨天下錨太用力﹐腰部有點不適﹐想在船上休息。許雅雲夫婦情深﹐自然也留下來看船。我們八人遂由凌兄駕艇﹐前往虹彩石橋。一路上水域廣闊﹐天水相連﹐幸好有水路指標﹐否則有會迷路了。快艇開進越來越窄的水道﹐兩邊的紅白層次的岩石也越來越美﹐看得我們目不接暇﹐真是個鬼釜神工的美景。到了水道的盡頭﹐把小艇停好﹐步行一哩半才到虹彩石橋。這是一座天然的風化石橋﹐形如一道虹彩﹐因而得名。是早期印地安人祭天拜神的聖所﹐至今仍沿舊習﹐人們不能走到虹彩石橋底下﹐以示尊重古禮。在回程中﹐我們又繞到另一個渠道去探險。只見前面石牆擋路﹐有點猶豫﹐不知是否又開錯路了。及至駛到牆下﹐霍然又見水道﹐真是應了中國古諺所說的﹕「柳岸花明又一村﹐船到橋頭自然直」。一路上盡是彎曲雷同的水道﹐加上清澈見底的湖水﹐這份美景非筆墨能形容。真是個「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見幾回」了﹗

  晚餐後﹐大家到船頂去乘涼﹐天南地北的聊著。明月當空﹐似乎又圓了些﹐大概快到十五了吧。由於昨晚的半冷氣經驗﹐今天早早把冷氣打開﹐每個人都想睡個好覺。第二天起來﹐聽到凌兄夫婦在一旁嘰咕著﹐就問其所以然。原來昨晚凌太在睡夢中醒來﹐仿彿看到有人彎著身下樓梯到他們的臥室﹐立刻拿起小電筒東照西射﹐還把老公由睡夢中搖醒﹐說是有小偷。凌老公一看﹐原來是周大個了起來上廁所﹐由於屋頂不夠高﹐只好彎腰駝背上下樓梯。凌太沒帶眼鏡﹐所以才會有此誤會。把我們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今天風和日麗﹐萬里無雲﹐是個遊湖的大好天氣。十人分為三組﹐凌兄帶劉剛夫婦開快艇到附近水道去探險攬勝﹔張、周、沈、高四人到湖中游泳﹔陳、程兩位女士陪我掌舵﹐在湖中飄蕩。我們的船在主水道邊﹐來往船隻及快艇甚多﹐把水波帶起小浪。沒想到小浪集少成多﹐把沈、高兩位女士推得離船越來越遠。我立刻把船開到她們附近﹐但是浪太大﹐無法攀登上船。陳、程兩位女士想把船上的救生圈拋給她們﹐試了幾次都不成。我請凌太寶珠來掌舵﹐我去拋救生圈﹐總算有驚無險地把她們給拉上來了。寶珠小姐立刻把舵輪還給我﹐才沒幾分鐘﹐她已驚張得香汗滿額了。遠處張、周兩位在向我們召手﹐我就把船駛向他們。原以為他們可以游到船邊上來﹐不想他們前游一呎﹐浪把他們推後兩呎。最後﹐我們只有沿用老法﹐拋救生圈把兩位分別拉上船來。等那三位外出探險攬勝的回來﹐我們把剛才的驚險說給他們聽﹐大家都笑成一團。這回可又學到了一個停船游泳選地的經驗了。

  經過幾天來的磨煉﹐我們已變成識途老馬。早早就找到一塊沙灘﹐十人同心協力﹐把船四平八穩地下錨。晚餐後﹐大家到船頂去聊天﹐看著明月升空﹐清風徐來。好不舒暢。第二天一早﹐在倒船時﹐發覺有點不著力﹐原來我們的船停得太進陸地。周大力士立刻下水推船﹐居然把船順利倒出。在回航中﹐大家回想這幾天的經歷﹐真是人生難得幾回有﹗我們這批三十年的老友們﹐能在一起﹐在這只此一家的鮑爾湖中共同追求「水上人家」的夢﹐人生也不算虛度了。這一次的旅途﹐我們真學到了不少在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像開船、停船、下錨、起錨、定位、導航、加油等等﹐都是難得的人生經驗。我們的心靈仿彿被大自然洗滌了一遍﹐變得心曠神怡。

  水上人家之旅後﹐我們又到布萊斯、柴昂、大峽谷等國家公園去玩。在玩完水之後﹐又看峻谷﹐真是領教了大自然的宏偉和人類的渺小無知。想到地球在逐漸暖化中﹐真不知我們的子孫後代是否還能和我們一樣幸運﹐來享受這亙古遺留的美景。

  在回程中﹐飛機班次因為達拉斯狂風暴雨而取消﹐迫得我們又分批自尋歸途。劉家決定在鳳凰城多住一夜﹐次日搭往支加哥的飛機轉回聖路易。周家因為兒子全家在鳳凰城﹐就自然多留幾天。我們決定改飛聖安東尼市﹐由內弟之光來接機。張、凌兩家搭飛往亞特蘭塔的夜航班機﹐次日清晨轉飛聖路易。結果是﹐我們到家門已是凌晨一點多﹔張、凌兩家因班機延誤﹐到次日十一點才到﹐一共連飛帶等花了近二十多小時﹔劉家在次日下午四點多才返回聖路易市。還是周家有遠見﹐在鳳凰城裡享受含飴弄孫之樂。原本應該是一次圓滿的「水上人家」之旅﹐不想被這最後的班機取消及延誤﹐畫上了一個小污點﹗我們原本被大自然洗滌清新的心靈﹐一下子又跌入三千丈滾滾紅塵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