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7/11/2013)

楊淵韓醫學博士主講面對與承擔:阿茲海默失智症

面對與承擔:阿茲海默失智症
楊淵韓醫學博士主講

  聖路易佛光山7月7日,舉辦「深耕致富」醫學講座-「面對與承擔:阿茲海默失智症」,由楊淵韓醫學博士主講,吸引60餘人蒞臨聆聽。
  佛光山慈悲基金會護智中心主任、高雄醫學大學神經內科醫學博士楊淵韓醫生,首先介紹失智症與阿茲海默症的關係。他表示,「實驗發現大腦中異常老人斑和神經纖維糾結共同存在,大腦萎縮等病理變化。  
  阿茲海默症常稱為老人失智症,患者早期病症包括:記憶力衰減、思考能力退化;到了中期則:語言理解能力下降、人我護動能力減弱、肢體動作能力不協調。 到了後期病狀;認知功能更嚴退化、至「忘了我是誰....」、喪失自我生活能力。」台灣失智症盛行率逾65歲左右,若儘早發現與治療,便能延緩大腦退化速度。
  楊醫生於2005年間參與聖路易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研究「阿茲海默症」至今,強調透過「AD8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熟知失智症的早期症狀,可讓病患在極早期就獲得治療與幫助。此量表的8個項目包括:判斷力上的困難、對活動和嗜好的興趣降低、重覆相同的問題/故事和陳述、在學習如何使用工具、設備和小器具上有困難、忘記正確的月份和年份、處理複雜財務上有困難、記住約會的時間有困難,以及有持續思考和記憶方面的問題。若評估有兩題「是」以上,就要及早就醫。
  楊醫生表示,透過做好事-肢體運動、存好心-心智活動、說好話-社會參與,有效延緩腦力退化。平常要注意飲食,多攝取蔬果等以均衡飲食,也透過每日聽梵唄(佛教唱誦) ,日常生活中可經常抄經、靜坐、參加禪七,於靜中舒坦身心,或多做義工服務,於動中以「奉獻精神」訓練大腦活動,對腦部健康都有很大幫助。
  同時介紹「佛光山慈悲基金會護智中心」以一個整合性和專業性、具慈悲與智慧的永續經營團隊。其短期目標為早期失智症篩檢,建立轉介管道。中期目標是發展非藥物治療,及預防醫學之落實。長期目標則建立與社會脈動相關之長期照顧護醫系。
  最後聽眾現場提問踴躍:「是住在城市,還是住鄉村比較易得失智症? 失智症會遺傳嗎?我們應該幾歲開始做AD8篩檢為宜?斷層掃描等科技可以預先診斷出來嗎?家中有此病人該怎麼辦?」等十多個問題,楊醫師皆一一回覆。會後部分聽眾仍不斷的向楊醫師詢問。
備註:有關「AD-8 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請上網查看http://www.tada2002.org.tw/tada_other_online.aspx

聖路易「中西經典、歲月甘泉」大型音樂會籌備工作進展

「中西經典、歲月甘泉」音樂會籌委會部分成員與UMSL交響樂團於四月二十四日在UMSL音樂系召開合作計劃會議,並與商學院馮鴻璣教授(左二)、音樂系主任Robert Nordman教授(左三)、樂團指揮Robert Howard 先生(左四)合影。

「中西經典、歲月甘泉」音樂會籌委會與UMSL樂團於五月中正式確定聯合舉辦音樂會,當日部分籌委會成員與UMSL商學院馮鴻璣教授(左一)、藝術學院代理院長James Richards教授(左二)、音樂系主任Robert Nordman教授(左三)、樂團指揮Robert Howard 先生(左四)留影。

聖路易歲月甘泉合唱團於五月中旬在密蘇里植物園的“中華日”活動中進行「中西經典、歲月甘泉」音樂會的宣傳、推廣工作。

聖路易「中西經典、歲月甘泉」大型音樂會籌備工作進展

  以交響敘事組歌「歲月甘泉」為主題的「中西經典、歲月甘泉」大型音樂會籌備工作自今年二月初在聖路易斯正式啟動以來,在本地多個社團及諸位社會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下,一直都在順利而又緊張中進行著。本音樂會由全美歲月甘泉合唱團與聖路易密蘇里大學(UMSL)交響樂團攜手聯合舉辦,將於今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三時在本地世界級劇場---位於UMSL的Blanche M Touhill表演中心登場(請詳見該劇院有關本音樂會的節目預告:http://www.touhill.org/default.asp?touhill=51&objId=1120)。
這場音樂會將以中華旋律為主,中西結合。無論在形式還是內容上,它都將是一個中西合壁的美好音樂盛餐。音樂會上半場將由幾位旅美著名華人歌唱家、演奏家與UMSL交響樂團共同推出多首中西名曲,其中包括大家耳熟能詳的女高音獨唱曲「我愛你,中國」、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台」等經典中國音樂作品;音樂會的下半場將為大家帶來那氣勢恢弘、感人肺腑的大型交響敘事合唱曲---知青組歌「歲月甘泉」。 UMSL交響樂隊將為由150多人擔任的龐大的「歲月甘泉」合唱演出作全程伴奏。聖路易歲月甘泉合唱團、芝加哥黃河藝術團、印州華人合唱團、堪薩斯華人合唱團、耶魯大學華人合唱團等團體共同擔任合唱;著名歌唱家岳彩輪、陳旻等擔任領唱。
「歲月甘泉」是粵海知青群體六年多前為紀念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四十週年而創作的大型音樂作品,由當年從廣州下鄉到海南島的知青霍東齡先生作曲、蘇煒先生作詞,曾榮獲廣東省四年一評的文學藝術最高獎項——“魯迅文學藝術獎”。該作品緬懷、再現了知青一代人的青春歷程,同時也寓涵著歷史反思、溫故知新、繼往開來的深沉意蘊。自2008年9月在廣州公演以來,「歲月甘泉」已先後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清華大學等)、深圳、香港、耶魯大學、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華盛頓特區、澳洲悉尼大歌劇院、芝加哥交響音樂廳等地/場所陸續上演共十多場,所到之處它都引起巨大反響和共鳴,深受各界民眾歡迎。 「歲月甘泉」今年的演出活動更是異常頻繁,已於五月份分別在北京、休士頓兩地上演;十一月份在聖路易上演後,將於十二月初分別在廣州、上海進行更加盛大的公演活動。可見,人們對「歲月甘泉」的喜歡、對知青歲月的追憶與日俱增!
為準備參演「中西經典、歲月甘泉」音樂會,聖路易歲月甘泉合唱團自四月初起已投入「歲月甘泉」的合唱排練工作,合唱團成員也由去年的二十多人增至如今的八十多位。合唱團裡既有當年的老知青,又有在中國改革開放後出生的80後年輕人,但無論年齡大小和生活經歷如何,大家都被該作品所展現的那種“憂患年代的美麗青春、滄桑歲月的深情歌唱”深深打動。在排練指揮閆明老師的精心指導下,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大家已對整部作品八個樂章的旋律和基本歌唱技巧有了初步的掌握。希望在今後幾個月裡,大家能在聲音質量及感情表達上有一個新的提高。
聖路易「中西經典、歲月甘泉」音樂會籌委會、UMSL交響樂團、聖路易歲月甘泉合唱團的每位成員都真誠的希望這大型音樂會的舉辦能為增進中美文化交流、增強聖路易多元文化、活躍本地華人社區文化生活作出貢獻。同時,也衷心感謝聖路易地區各界人士、僑團為本音樂會項目的啟動工作所給予的支持和協助,並敬請繼續支持和關注! (聖路易歲月甘泉陳舟楫供稿)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擴建工程完成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擴建工程完成
更多新藝術品展示 歡迎民眾免費參觀

  聖路易藝術博物館耗資一億三千多萬元的東側大廈展覽中心,於日前舉行開幕儀式正式開放給民眾參觀。東側大廈由著名建築師David Chipperfield爵士設計,聖路易地區著名設計公司HOK負責技術層面的設計。此擴建工程為藝術館增加大約百分之三十的空間、三百個停車位及新的入口。
擴建工程原定在二零零八年開工,但因經濟不景氣而延至二零一零年開始。新的空間將有二十一萬平方呎的展示空間,分為二十一個畫廊,共有兩百三十件藝術品展出,展出的藝術品中約有五十五件的藝術品被存放二十多年未展出過。而在主大廈,重新規劃成六十八個展覽廳,共有一千四百五十件藝術品展出,其中大約三分之一藝術品有二十年沒展出過。
藝術館開放時間為:週二至週日美上午十點至下午五點開放,週五上午十點至晚間九點開放,週一不開放。免費參觀。地址為One Fine Arts Drive, Forest Park, St. Louis, MO 63110。電話:314-721-0072。


歡送“中國防火牆之父”北郵校長方濱興  吳曉波

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

長城有幾條


歡送“中國防火牆之父”北郵校長方濱興  吳曉波

  大家知道文學城在中國大陸是看不到的,被屏封了,需要翻牆才行。這牆就是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設計的,他被西方稱為“中國防火牆之父”。他從哈爾濱工業大學和清華畢業,學術上也混到了中國工程院院士的級別。
前段時間還傳方濱興是薄熙來陣營的人,近日得知方濱興以健康為由辭去了北京郵電大學校長的職務,結果迎來大陸網上的一片歡呼聲。黑色幽默隨即而來,更有網友送上此對聯“半生贏得千夫指,一世修來糞土名”, 橫批“不虛此行”。方濱興以前訪問武漢大學時,學生們還曾以扔鞋的方式歡迎過他。
我的好幾篇博文都被新浪屏封,文章消失後,你會得到很客氣的系統消息,“您的文章已被管理員刪除。給您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每篇被刪的政治敏感的文章都在被刪後得到同樣的迅息,包括我在薄熙來案之初寫的關於薄瓜瓜留學英美的博文“牛津哈佛身份的代價”。開始朋友提醒說你可能被大陸監控部分注意上了,後來發現大陸這一所謂訪火牆是以關鍵詞為識別基礎的,因為將薄熙來以“BXL”和薄瓜瓜以“BGG”替代後的文章則能蒙混過關。
我上次回國在父母家上網直接能讀到紐約時報和CNN的文章,當時就感到中國的進步。我還真看不出海外的文學城或萬維讀者網等中文媒體會可怕到威脅中國政權的地步,現在趁防火牆之父退出歷史舞台之際,中國習近平政府確實到了推倒這一“長城防火牆”的時候。
現在將“Timothy和我愛微風”創作的歌曲“長城有幾條”放此,他們很好地表達了我們的心聲。他們為文學城上知名的音樂創作人,作品“媽呀! 中國”廣為傳播,此歌也值得推薦。 (作者聯繫電郵:wu_xiaobo@hotmail.com)

長城有幾條
作詞:Timothy, 我愛微風
作曲,配器,伴奏,製作:我愛微風
演唱:我愛微風,倚夢幻歌,吉他手,四影,SX,MH,TM,KZM,老地雷,漁舟,Tim,如歌……等
MV製作:澳八

http://tinyurl.com/msqwtta

(女領)長城究竟有幾條,你是否全都知道
(合)長城究竟有幾條,聽我給你慢慢聊

(女)
這第一條,全世界都知道
古人建造,有人怨也有人說好
傳說曾被孟姜女哭倒
今朝點綴著江山妖嬈
寰宇之間,巍然第一號

(男)
這第二條,中國人都知道
不忘盧溝橋,南京城遍野哀號
八年不屈不撓,驚天地山河不倒
那是血肉鑄造,浩氣長流難動搖

(music)

(合)
這第三條,叫做Great Firewall
防術一招招,城堡一道道
畫地為牢,究竟何時了
真實的聲音,人人有權知道

長城有三條,都是中國造
擁有前兩條,子孫很驕傲
最後這一條,讓我們來思考
同世界賽跑,網絡開放走正道,正道

中國,才能更好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一只駱駝,辛辛苦苦穿過了沙漠,一只蒼蠅趴在駱駝背上,一點力氣也不花,也過來了。蒼蠅譏笑說:“駱駝,謝謝你辛苦把我駝過來。再見!”駱駝看了一眼蒼蠅說:“你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沒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沒有什麼重量,你別把自己看太重,你以為你是誰。”
  英國文學家蕭伯納一日閑著無事,同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子玩耍談天,黃昏來臨時,蕭伯納對小女孩說,回去告訴你媽媽,說是 蕭伯納 先生和你玩了一下午,沒想到小女孩子馬上就回敬了一句:你也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瑪麗和你玩了一下午。
  後來,蕭伯納對他人講,人,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
  著名表演藝術家英若誠曾講過一個故事。他生長在一個大家庭中,每次吃飯都是幾十個人坐在大餐廳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發奇想,決定跟大家開個玩笑,吃飯前,他把自己藏在飯廳內一個不被注意的櫃子中,想等到大家遍尋不著時再跳出來。尷尬的是:大家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缺席,酒足飯飽,大家離去,他才蔫蔫地走出來吃了些殘湯剩菜。從那以後,他就告訴自己:永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則就會大失所望。
  蘇東坡年輕的時候,是個 傲氣十足的人。一日在田間小路上行走,忽然和一個村姑狹路相逢。村姑挑著一擔泥,兩個互不相讓。最後村姑提出她出一上聯,若蘇東坡能對上下聯,她就甘心讓路。
村姑的上聯是:
  一擔重泥擋子路。
  蘇東坡一聽,這個上聯可生了得,一時竟想不出下聯。兩邊在水田裡插秧的農夫大聲笑。情急之下,蘇東坡竟然大聲回應:
  兩旁夫子笑顏回。
  然後,蘇東坡脫下鞋襪,為村姑讓了路。
  事實上,一個人的輕與重,貴與賤,決不是自己能訂下標准的。平靜謙和,不事張揚,才是最重的分量。
  北京大學開學的日子,一個新生攔住了一個看門的大爺,讓他照顧一下箱子。第二天才發現,這個看門的大爺,竟然是北京大學副校長,著名學者季羨林。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竟然能夠如此看輕自己,也許,正是他成為當代學人榜樣的原因之一。
  不把自己看得太重,
  其實是一種修養,
  一種風度,
  一種高尚的境界,
  一種達觀的處世姿態,
  是心態上的一種成熟,
  是心志上的一種淡泊。
  用這種心態做人,可以使自己更健康,更大度;用這種心態做事,可以使生活更輕松,更踏實;用這種心態處世,可以使社會更和諧。
  別把自己看的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