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6/15/2017)
2017美國中西部九州華文教育研討會圓滿成功


2017美國中西部九州華文教育研討會圓滿成功

  2017年6月2日至6月4日,第二屆美國中西部九州華文教育研討會及芝加哥華文證書班在芝加哥北郊希林中文學校舉行,來自領區九州華文學校的領導和教師代表200多人參加了此次培訓和研討活動。聖路易地區聯絡中心和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分別是此次研討會的承辦單位和協辦單位,總校長黃穎文,董事朱一民,董事、全美中文學校協會聖路易斯地區聯絡中心主任許尤峰,校長張明惠,副校長車濟鳳等和教師代表們一同參加了為期三天的華文證書班和研討會。
  這次研討會由全美中文學校協會和美國亞洲文化中心主辦,盛況空前。華文教育證書班很榮幸地邀請到國內知名的中文教育專家學者前來授課,他們分別是來自暨南大學華文學院的丁雪歡教授,童勝強副教授和馬新欽副教授。兩天培訓中,教授們引經據典,旁徵博引,深入淺出地將華文教育的精髓解釋得生動精彩,讓在座老師們受益匪淺。中國駐芝加哥總領館洪磊總領事,余鵬副總領事,僑務組組長盧曉暉領事,全美中文學校協會會長劉申,中國海外交流協會文化交流部職員黃小兵,以及來自美國科羅拉多、愛荷華、伊利諾、印第安那、堪薩斯、密西根、明尼蘇達、密蘇裡、威斯康辛中西部九個州的200多位參會代表,就美國中西部地區華文教育的經驗進行深入的交流與探討。
  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總校長黃穎文在研討會上發表了《擁有校舍給予發展華文教育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的演講。演講指出,自從買了校舍之後,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因為挑戰與機遇並存,由傳統的週末學校向著中華教育文化中心邁進,承接著教授中國文字,傳承中華文化,服務社區的使命,同時也成為面向主流社會開放式的大型華人機構。
  早在1910年以前,華人就成功地在美國中西部地區(芝加哥和聖路易斯)開辦了學堂和華校。在過去的一百年中,九州地區的中文教育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過程,尤其在過去的近三十年中得到不斷發展和壯大。本屆美國中西部九州華文教育研討會意義重大,它將中西部九州華文教育的領導者們彙聚一堂,大家分享經驗,探討挑戰,為進一步提升華文教育事業取得共識,獲得見解,推動領區華文教育走上新的階段。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是美國中西部地區首個自主擁有校舍的中文學校,更是聖路易斯地區中文教育的中堅力量。二十年來,在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負責人和全體老師的艱苦努力下,學校在基礎設施建設、課程設置、師資完善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進展,為促進中文教育事業、弘揚中華文作出了積極貢獻。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此次研討會的圓滿成功必將華文學校注入新的力量,讓我們翹首以待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繼續以“教授中國文字,弘揚中華文化,服務華人社區”的辦學宗旨迎來新一輪飛躍式發展。

“仲秋華夏夜”音樂、歌舞晚會即將隆重登場

“仲秋華夏夜”音樂、歌舞晚會即將隆重登場

  炎熱的夏天已經到來了,收穫的秋天還遠嗎?由聖路易長江藝術團主辦,聖路易中華文化中心協辦的“仲秋華夏夜”音樂、歌舞晚會8月12日即將隆重登場!這場晚會不僅僅是一台慶祝聖路易現代中文學校20周年校慶的晚會,它更是聖路易長江藝術團第一次全面亮相的晚會。
  成立數年的聖路易長江藝術團雖然時常組織開展並擔綱出演聖路易重要的文化盛會,譬如春晚、中華日等等,也不時應邀去外地專演,2015年更是特邀協辦全球“黃河大合唱”節目。這麼多出彩的表演、這麼豐富的節目,可遺憾的是藝術團還沒有一次真正意義上全體亮相的晚會奉獻給聖城的父老鄉親。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經過長期的醞釀,藝術團指導們決定今年一定要將藝術團完整的呈現給關心、關注和關愛藝術團的聖城廣大鄉親們。經過不斷的努力和精心的協調,一台名為“仲秋華夏夜”的音樂、歌舞晚會將於8月12日在 UMSL 的 Touhill Performing Arts Center 隆重登場。屆時不僅僅藝術團團員會奉獻出出彩的表演,更有外地著名表演藝術家精湛的演出展示給大家。
  藝術團一直以來的宗旨是致力為聖路易及周邊地區熱愛中華表演藝術的人們築建一個相互學習交流、共同發展提高的平臺,在今年秋高氣爽的聖路易人們又將領略一次中華藝術迷人的風采。
  晚會具體票務方式和演出資訊見下:
  時間:2017年8月12日7:00 PM
  地點:Touhill Performing Arts Center
  地址:1 University Blvd, St. Louis, MO 63121
  票價:$20
  票務:奚柳(314-266-9809)中華文化中心(636-590-6988)
 (長江藝術團音樂、歌舞晚會籌委會)



徐悲鴻的女兒徐芳芳將在聖路易藝術博物館介紹館藏的徐悲鴻畫作和她的新書

 


徐悲鴻的女兒徐芳芳將在聖路易藝術博物館
介紹館藏的徐悲鴻畫作和她的新書

  徐悲鴻的女兒徐芳芳將於2017 年6 月22 日舉辦講座,介紹徐悲鴻的藝術和她的新書《奔騰的駿馬: 畫家徐悲鴻和他的家人在毛澤東的中國》。英文版的平裝書(Paperback ISBN 978-0-9970574-1-6) Galloping Horses: Artist Xu Beihong and His Family in Mao's China可在Amazon網上訂購。
  中文版的電子書《奔騰的駿馬》(ISBN 978-0-9970574-3-0) 已在主要的電子書零售店出售,包括iBooks, Kobo和Smashwords。
  查詢信息,請訪問徐芳芳的網站:www.BeihongChinaArts.com
  時間:2017 年6 月22 日下午2點 至 3點 15 分
  地址:聖路易士藝術博物館的教育中心Saint Louis Art Museum Education Center, Forest Park, 1 Fine Arts Dr., St. Louis, MO 63110
(在地下一層的小吃店上面,可以從地下一層的樓梯上樓到聖路易士藝術博物館教育中心。)
  講座的最後十五分鐘在聖路易士藝術博物館亞洲藝術部分的225展廳。 Saint Louis Art Museum Gallery 225。徐芳芳將介紹在那裡展出的徐悲鴻《芭蕉》圖軸。

講座內容
徐悲鴻藝術中人的感情和中國的審美特點。
徐悲鴻創作的《芭蕉》圖軸,這是聖路易士藝術博物館自2004年以來第一次展出此幅館藏畫作。
徐悲鴻革新了中國美術教育。

《奔騰的駿馬》簡介
以水墨奔馬著稱的中國畫家徐悲鴻 (一八九五-一九五三年) 開創了中西結合的繪畫,培養了幾代中國美術家。《奔騰的駿馬》描述了他的家人和他的藝術事業如何經受了毛澤東變化莫測的政治風暴而倖存,毛澤東不斷變化的政策決定了從一九四九年開始,包括在毀滅性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之中美術和音樂的發展方向。

關於作者
徐芳芳是畫家徐悲鴻的女兒。徐芳芳出生並成長於中國北京,?在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附中鋼琴演奏專業畢業。她一九八一年來到美國,在加州大學貝克萊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獲得歷史學士學位,並在斯坦福大學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M.B.A. from 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二零零零年,她成為中國人民大學第一任音樂系系主任。她幫助發起並協助舉辦了她父親徐悲鴻在美國的第一個綜合性個人畫展,於二零一一年十月至二零一二年一月在丹佛藝術博物館舉行。徐芳芳發表過數篇關於徐悲鴻及他的藝術的文章,包括《亞洲藝術》總第四十二期二零一二年第一期登載的《徐悲鴻,現代中國繪畫的開拓者》及丹佛藝術博物館二零一一年出版的《徐悲鴻:現代中國繪畫的開拓者》畫展圖錄中登載的文章《徐悲鴻的一生與他的藝術》。

【讀者投書】 什麼是「放生」?   李淑蘭

【讀者投書】 什麼是「放生」?   李淑蘭

  歷史記載,佛教傳入漢地,是佛教於漢明帝永平十年(67年);當年,迦葉摩騰與竺法蘭以白馬馱經像來華。佛教的教義裡與中國文化仁義禮智信相契合,舉凡孝順父母、,尊敬師長、尊重他人,甚至尊重大自然都某種程度上與中華文化的敬天相似。
  佛教基本上是一個愛護生命的宗教,教導眾人若人人能夠愛護、尊重自己生命,進而不傷害自己的生命,人人如此,自然就不會傷害別人,進而尊重他人。尊重環境,不破壞環境,天地宇宙相對的也以最自然的狀態對待人類。從自己做起,可說是佛陀教育很重要的一環。
  大方廣佛華嚴經是佛經裡如何修行很重要的一部經典,小字個人、家庭,大至團體社會、宇宙天文,皆有詳細說明。其中,文殊菩薩在「光明覺品」,在「菩薩文明品」相繼詢問九位菩薩法義,在明瞭佛教義裡之後,下一品的「淨行品」,代表十信位的賢首菩薩請教文殊菩薩,如何達到佛菩薩的教誨,一個佛教徒的功課是甚麼?文殊菩薩提供了一百四十一種方法,總結是「佛子!若諸菩薩善用其心,則獲一切勝妙功德。」
  善,是基礎。舉凡觀念與行為,落實在生活環境裡對人對事對物,都要善用我們這顆心,都是不傷害自己、他人與環境。
  佛教的眾多觀念影響了眾多人,其中的「放生」,議題普遍受到社會的注目。放生放生,許多人去買小動物、魚類四處放,以為這就是放生。卻不知,誤解了,也錯行佛陀教義裡的「放生」。帶來的不是佛陀教育裡強調的清淨心、清淨行,反而是無邊的煩惱。
  前些年,台灣有一個團體到石門水庫放生魚類,遭到環保團體的抨擊!中國大陸凡有湖泊之處便有做放生生意的人。
  而聖路易知名的森林公園,其管理局近來也頗為困擾,因為有人在美術館前的噴水池湖泊裡野放魚類,放生魚隨著水流繁殖,增加了管理人員的煩惱,破壞森林國家公園的生態。放生的人只站在個人立場去想去做,原本沒有壞意,意外地造成了他人與環境的浩劫。
  究竟,為什麼要放生?放生有何意義?放生對佛教徒有何功德?放生應該注意甚麼?
  茲舉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所發表的「放生與放死」、「放生與護生」兩篇
文章及中國央視一篇訪談稿。希望能釐清「放生」的真義,真正的做到「放生」。

放生與放死   ◎ 星雲大師
  我們常見一些佛教徒喜歡在法會中「放生」,藉此功德祈福消災,但往往因為「放生」不當反而造成「放死」。例如有人說:「捕魚的,明天我八十歲大壽要放生,你幫我抓點魚來放生!」「捕鳥的,我明天七十歲生日,你幫我捕些鳥來放生。」許多魚在水桶裡,由於空間太擁擠,還沒放生就死了一大半;鳥關在籠子裡,也沒給予餵食,再沒來得及放生,大都一命歸西了。
  把原本翱翔在山林裡的小鳥,捕捉到都市來,無異是促使牠早亡;而在這一捉一放之間,不但讓牠們感到恐懼,也難免傷到皮肉,甚至危及性命。放生本來是慈悲,但是放生不當反而成為殺生的愚行;沒有智慧的放生,害死的生命是更多的。
  早期佛光山不二門前的放生池,養了一些魚,很多人拿烏龜來放生,把裡面的魚都吃光了;佛光山上也常發現有人抓毒蛇來放生,還有流浪狗、流浪貓,甚至一些保育類的動物,全部拿到山上來放生。這種不當的放生行為,是會危及到全山住眾的性命安全。
  過去大陸叢林也有放生園、放生池的設施,那時候的放生觀念跟現在不一樣。比方:我的牛對家裡有功勞、我的狗替我看家守門,牠們現在老了,我把牠帶到寺廟安養;我的公雞救過我的小孩,我捨不得殺牠,我帶牠到寺廟放生。他們把這些動物帶來放生的同時,也會給寺廟放生園一些錢,讓寺廟照顧、餵養牠們。反觀現在的人,隨意把小動物丟棄在寺廟,不管牠們的死活,這不叫放生,當然也不會有功德的。就像現在很多人募款放生,卻從中謀利,那是招搖撞騙,不是真的放生。許多人更是不瞭解生態環保與物種平衡,到處放生反而是破壞大自然生態平衡,遭來各界對佛教強烈的批評。
  我們與其要放生,不如更積極的護生。比如:不鞭笞牛馬、不彈射鳥雀、不垂釣魚蝦等;但是現在的社會,釣魚、釣蝦場到處林立,有的人雖然醉翁之意不在酒,純粹以垂釣為樂,儘管釣上來之後又再放回去,可是當下卻已經對這些魚蝦造成了傷害。
  愛護小動物固然很好,不過我們必須思考:因為你喜歡動物,所以在家裡飼養貓、狗、小鳥等寵物,然而作為玩伴的寵物,是否都能夠得到真正平等與尊重的對待?或因主人的棄養,讓貓狗四處流浪,繼而造成社會的環保問題叢生。
  總之,放生要隨緣行之,不要刻意放生。比放生更重要的,是要能護生;而護生最大的意義是「放人」一條生路。這個世界到處充斥著人與人鬥爭、人與人彼此較量,因此真正的放生是:當一個人失意時,給予他正面的鼓勵、開導,給人方便、給人救濟、給人善因好緣、助成別人的好事等等。
如果我們能在一個人發生困難時,資助他一下,幫助他度過難關,或者說幾句好話鼓勵他、幫他一個忙,這就是「放人」,「放人」給予人重生的因緣,比「放生」的功德更高、更大。

放生與護生   ◎ 星雲大師
  日前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陳文茜小姐在某雜誌上發表一篇文章,記載了她參與一次放生活動的內容,在媒體上引發熱烈討論,很多人因而問我,從佛教的角度如何看待放生一事,現代社會又該如何建立正確的生命觀念。
  首先,我們都知道,地球環境是環環相扣的,例如科學家已經證明瞭某一處蝴蝶輕輕震動翅膀,可能在另一處引發暴風,而生態是一個非常複雜精密的的系統,每一物種之間都有息息相關的聯繫。就以台灣為例,早年引進福壽螺,這個外來物種竟反客為主,霸佔水域,成為農漁業的心腹大患。後來也聽說過從南美洲走私來食人魚,當市場行情不好又被偷偷放入日月潭,造成旅遊業的威脅。甚至還有在公園池塘抓到鱷魚的新聞,讓人匪夷所思。
  像我們佛光山,每年都有人把流浪貓、流浪狗放進來,這不用說了,還有人放毒蛇、烏龜,想想看,任意把毒蛇放在山上,不是很危險嗎?這些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也是觀念不正確的後遺症。
  有人說:放生難道不是好事嗎?佛教徒不僅尊重人權,同時也尊重生權,因而倡導放生。但是演變到後來,卻有許多不如法的做法。例如:為了三皈依,放生的魚鳥在小竹籠或小玻璃缸中等待了好幾個時辰,生」未放得,早已「死」去許多。更有甚者,有人為了舉辦放生法會,事先請魚販鳥販抓足數量,以便屆時可大規模放生。又有許多家庭豢養鳥獸,明知牠們未具野外謀生能力,一放了之,卻使得被「放生」的生靈受苦。
  不當的放生,雖美其名曰放生,實際上是不如法、不道德的,佛教提倡不殺生而積極護生,是對一切有情生命的尊重,從一些偈語可以得到印證。諸如:「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為別形軀。苦痛由他受,甘肥任我需;莫叫閻王斷,自揣應如何?」「誰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所以佛教戒律對於動物的保護,有著積極的慈悲思想。
  根據佛教《六度集經》記載,佛陀在過去世為鹿王時,曾代替母鹿捨身,感動國王制定動物保護區,禁止獵殺。佛世時阿育王更廣植樹林,庇蔭眾生,設立醫院,規定宮廷禦廚不得殺生等,凡此都是佛教對於護生的最好示範。今人若能設立動物之家,讓動物養老、醫療等,都是積極的護生。
  另外,素食也是積極護生之道。現在素食似乎已經變成一種流行文化,其涵蓋範圍除了中華文化圈,也延伸到歐美國家。據我所知,歐美很多人也不是佛教信徒,全然是基於健康的立場而推廣吃素。
  根據最新的研究報告指出,現代社會為了大量供應肉食的需要,以一貫作業生產的方式養殖牲畜魚蝦,不僅耗費大量的土地、水源、電能、人力、糧食,而且砍伐大量的天然森林。肉食文化造成森林消失、土地貧瘠、溫室效應、環境汙染,將會招來地球反撲的惡果。
  其實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彼此相互依存,必須均衡發展,但由於人類長久以來的濫殺、濫捕,已經導致生物鏈的破壞,乃至許多動物瀕臨絕種的危機。試想魚在水中悠游戲水,這是多美好的生態現象,但是在台灣有些貪婪的漁民過去用竿釣、用網捕魚,現在用炸、用毒、用電,真正是趕盡殺絕。甚至每年灰面鷲和伯勞鳥都會從台灣的屏東恒春過境,也總是有一些人會想盡方法去獵捕殘殺。人類這樣破壞生態,大自然的資源慢慢枯竭,實乃自絕生路,終將自食惡果。
  因此,我們對生命要護其生存,凡是有生命的東西,不要說一個人,就是一隻小麻雀、一條魚、一隻蜻蜓、一隻蝴蝶,甚至山河大地、一花一木,只要是有生命的東西,我們都要保護他的生存,因為人與自然萬物是「同體共生」的關係,唯有彼此尊重,才能共存共榮。
  其實,護生最大的意義是放人一條生路。給人方便、給人救濟、給人離苦;給人善因好緣,助成別人的好事等,這就是放生、護生,尊重生命。

星雲大師:組織放生販賣動物與詐騙集團沒差別   
  前不久,央視新聞頻道《朝聞天下》連續播出了“變了味的放生”節目(節目視頻),報導了天津、河北邢臺等地一些不法分子專門做起了放生的買賣,放生後反而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或者帶來危機。節目播出後,在佛教界也引起了反響。央視新聞用戶端也對此進行了關注。

中國佛教協會:倡議廣大信眾拒絕盲目放生
中國佛教協會新聞發言人 明傑法師:真的是觸目驚心,其實這種現象也得到了佛教界的反思。有組織的大規模放生,由此也產生了所謂的放生的產業鏈,跟我們所提倡的放生的精神,在本質有一些差距。
據瞭解,中國佛教協會曾就放生發表聲明,呼籲佛教徒、信眾能夠合理放生,慈悲護生。聲明認為,在放生的過程之中,如果不能選擇適當的物種,選擇合適的放生環境,不僅不能達到放生目的,反而容易造成這些物種的死亡,違背了放生的初衷。
90歲高齡的臺灣佛光寺星雲大師,在得知本台播出了《變了味的放生》節目後,接受本台記者專訪。
星雲大師稱,放生本來是一件好事,說明我們現在重視生命教育,尊重生命。但是目前的一些放生因為走了樣,沒有功德卻有罪過。這不叫放生,叫“放死”。犯罪分子要再騙人、又再去賣錢,而且還造成了很多生態問題。
  星雲大師認為,組織放生販賣動物的人與詐騙集團沒有差別。此外,社會上往往有一些人為了給自己或親人祈願而選擇去放生,以求功德,在星雲大師看來,放生不如換一種方式更有意義。
此外,星雲大師說,對人間社會多做一點好事,功德比方說講孝心、救濟貧苦兒童,收養他們過好的生活,讓他們接受到這個世界的知識,讓他們有大出息,將來為社會、國家,做好事、做功德,這個就叫放生。
  【編後】放生應該建立在遵守法律、尊重生命、愛護生態的前提之下,回歸放生活功的本源和初衷,而不要成為放生黑色利益鏈條中的一環,助紂為虐。據瞭解,中國佛教協會和許多知名大德高僧、環保愛護者都已經開始對盲目放生提出警示,發出勸告。如果您身邊還有這樣的行為,也希望大家積極制止和抵制。(央視記者 童盈)

 

詩三首  高林

芳心  高林
雲疊障,山蔥籠
灰鴿傲長空
水淙淙,霧濃濃
玫瑰悄悄紅

恩也重,情也重
露濕相思豆
意正濃,愛正濃
劍影春色中

朝相從,暮相從
堂前燕呢噥
風月融,江山融
芳心不敢縱

念君  高林
一覽群芳君何處
霧籠肌骨暗香浮
明眸一泓驚飛雁
長河日出紫禁樓

 

虞美人 挑山妹  高林
趁得春色憶山妹
亭亭油菜黃
阡陌縱橫雞犬聞
鯉魚峰脊徑上
景色深

山下晴空山頭雨
懸崖絕壁飛
娉婷顧影雲端處
可憐雙腳踏盡
天險路

山裡不聞山外事
伴松柏朝暮
一肩淒涼高處冷
挑山風雨滌盡
芳心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