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5/24/2012)

「中華日」與大型國際燈節五月二十六日植物園盛大開幕

七十尺巨龍的舞龍表演。(本報檔案照)

Photo by Sonia Lalla, courtesy the Missouri Botanical Garden.

Photo by Jade Dong, courtesy the Missouri Botanical Garden

 

 

「中華日」五月二十六至二十八日植物園盛大舉行
二零一二年大型國際燈節「白晝藝術、夜間魔術」同時開幕

  【聖路易新聞訊】為配合聖路易植物園二零一二年大型國際燈節「白晝藝術、夜間魔術」的開幕,由聖路易中華文教服務協會主辦的年度大型活動中華日今年將擴大舉行,由往年的兩天擴展到由五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上午九點至晚間十點舉行三天。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將於Cohen Amphitheater舉行開幕式。在開幕前,上午十點將有百人太極表演;十點四十五分將於Spoehrer Plaza舉行開幕表演;十一點開始大遊行,由Spoehrer Plaza遊行到Cohen Amphitheater,遊行之前將有二十四節長七十尺巨龍的舞龍表演。三天活動內容有民族舞蹈、功夫、太極等表演及免費太極課程及常駐密蘇里Branson的新上海雜技團表演。
   今年室內表演將在Shoenberg Theater舉行,有中國傳統服裝秀、歌唱與舞蹈表演的文化文藝活動,表演時間為每天下午一點與四點三十。三天下午兩點均有大型遊行,各社團組織及演出者均將於園中參加遊行活動,中國花園也安排有每天中午至下午四點每小時正點的遊園簡介,並有品茶、琵琶與古箏演奏、象棋與每天下午一點與三點免費授太極等活動。每天中午與下午兩點三十分在Kemper Center 將有烹飪示範,而領養中國兒童家庭組織(FCC)也將提供兒童節目供小朋友學習中華文化的機會。靜態活動部份有中國風味手工藝品、花藝、書法、繪畫展售及中國風味飲食等。
   同時開幕的國際燈節「白晝藝術、夜間魔術」(Art by Day, Magic by Night)是由 來自號稱「南國燈城」四川自貢四十人的能工巧匠從四月六日自中國抵達聖路易,居住在植物園,以近兩個月的時間從頭開始精心建造二十六個巨型花燈。每個花燈設計將充滿了中國的傳統、象徵和意義。在花園的入口處將是一對仿在中國的天安門超過五百年歷史的龍柱華表,希望帶給參觀者好運。四個高達十英尺的兵馬俑將站立在Linnean Plaza的入口。中國戲曲臉譜的花燈是唯一的室內花燈展覽,將中國戲曲結合的豐富傳統音樂,舞蹈和歌曲向參觀者展示。由於二零一二年為龍年,花燈展覽中將有數個龍的彩燈展示。其他的花燈還有熊貓森林、七夕鵲橋、巨型蓮花、帆船、十二生肖、飛天、麒麟、九龍壁、梁山伯與祝英台、天壇、姜太公釣魚等介紹有關中國文化、傳說、古蹟等的彩燈。另外來自四川自貢的二十位的表演者將於開幕及夜間展出時表演。
   中華日慶祝活動門票為二十二元,兒童門票十元(3到12歲)。燈節的開幕將於國殤節的週末五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與中華日同時舉行三天,從上午九點至晚上十點,開幕門票與中華日活動門票相同。其他展出時間的門票為白天(不點燈)九點到下午五點,成人票八元,兒童免費(十二歲以下)。週四至週日晚間六點至十點(點燈),同時來自四川自貢雜技團的街頭藝人和舞臺藝術家也將在晚間點燈時表演。成人門票二十二元,兒童門票十元(三歲到十二歲),晚間入園最晚時間為晚上九點,為期十二週的展覽由五月二十六日至八月十九日止。欲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 www.mobot.org/lanternfestival。此次國際燈節由Emerson公司贊助。

大聖路易地區佛教團體 歡慶衛塞節

法會閉幕儀式後部份法師與信眾合影

Daigaku Rumme法師

大聖路易地區佛教團體 歡慶衛塞節
假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舉辦聯合浴佛法會

   大聖路易地區佛教團體為歡慶一年一度的佛誕日,於五月二十日星假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舉行「聯合浴佛法會」。
   包括日本、泰國、韓國、寮國及美中佛教會等大聖路易地區各佛教團體,於聯合浴佛法會中,獻供、誦經祈福。祈藉法會勝緣,虔修供養,增廣福慧,並祝禱風調雨順、災難消弭、人心安寧、世界和平!
   聯合浴佛法會在美中佛教會、聖路易佛光禪淨中心、泰國廟及日本廟等道場的信眾舉行獻供後開始,再由法師領導禮誦經文,接著由美中佛教會繼如法師領導冥想和舉行佛法講座。浴佛儀式在繼如法師佛法講座開始,虔誠信徒依序向前膜拜並拿起水杓為佛淨身。浴佛法會除慶祝佛陀降誕世間外,也是藉沐浴佛像來淨化我們的心靈,除去心中之塵垢。
   佛誕日之由來據經書上之記載:<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卷提及印度迦昆羅衛國的王后摩耶夫人於四月八日生下了悉達多太子,四天王以香湯浴太子身。又<普曜經>載,悉達多太子降誕人間,九龍以香水浴聖尊。後世佛教徒為慶祝教主佛陀誕生,每於農曆四月八日(或國曆五月的月圓日)舉行浴佛法會。西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聯合國則決議將衛塞節定為國際性節日,並定名為「聯合國衛塞節」。首屆衛塞節大會於二○○○年在聯合國總部紐約成功召開,此後每年舉辦一次盛大慶典,藉此凝聚全球佛教各宗派力量,將佛教和諧、慈悲、平等的思想,傳達到全世界。
   浴佛活動結束後信徒前往戶外用餐,午餐有來自各道場準備的各項素食,例如油飯、壽司、炒米粉及珍珠奶茶等等十分豐盛。午餐販賣收入全部捐贈給大聖路易地區佛教聯合會。主辦單位並為小朋友提供講故事、繪畫、戶外遊戲等活動。
   下午的活動由來自洛杉磯Soto禪宗佛教北美辦事處的主持Daigaku Rumme法師以「在美國的傳播佛教教義」為題演講,並領導信眾坐禪。最後法會閉幕儀式由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的妙涵法師主持下圓滿結束。

 

繼如法師

2012 年度現代中文學校畢業典禮及文藝匯演

2012 年度現代中文學校畢業典禮及文藝匯演

  五月的日子,是學年結束的日子,也是學子畢業的日子。把學年總結儀式或畢業典禮安排在五月並不為奇。但能如現代中文學校這樣把文藝匯演也安排進來,則稱得上是別出心裁了。載歌載舞,倒也把晚會的氣氛襯托得無比隆重、熱鬧非凡。
五月十九日晚六時三十分,學年彙報晚會如期在密蘇里大學JC Penny Hall舉行。禮堂裏座無虛席。董事會和理事會成員、畢業班的老師和學生、眾多家長和參加文藝匯演的孩子們,甚至還有前來助興的爺爺奶奶們都開心地低聲寒暄。
   首先,劉申校長致詞感謝所有為中文學校正常辦學給於支持的所有家長、學生、老師及義工。並總結了中文學校一年來所取得的成績。強調不管如何2012年都將是中文學校歷史上非常珍貴的一頁。因為中文學校將告別校舍租賃時代,於秋季正式搬入新校舍開學。因為使用自己的校舍,新學期會給大家更多的課時選擇(週六、周日上課)。她尤其提醒家長注意中文學校註冊通知(將以Email形式)。董事長柳靜則對新校舍使用安排作了簡短扼要地說明。一層將作為華人文化中心使用,二層將作為學校的課堂。
   畢業班同學的感言和畢業班老師孫勇甯老師的發言則讓人感歎良久。能夠堅持完成中文十二冊的學習並取得中文畢業證書,本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這幾名畢業生所言,自身的興趣和努力,父母的幫助和督促,以及老師是否激發得當,都是必不可缺的重要因素。當他們從董事會成員手中接過畢業證書時,我們看到了他們臉上那種既如釋重負又依依不捨的情緒。當他們步入大學,走向工作崗位時,他們會為今天的努力和付出感到欣慰的。
學校就像軍營。年年有學生畢業,年年有教師退休,年年有理事辭任。今年共有三名教師退休(施春曉、王春蕾、馬振菊, 趙和生, 蔡蓉暉),二名理事(Justin Chang, 高紅玉)和負責老人活動的李乃佳辭任。劉申校長感謝他們為學校所作的貢獻,並給他們頒發了退休紀念獎盃。
   最後,文藝匯演開始。這種匯演,嚴格意義上,對於選修聲樂和舞蹈課的孩子來說,無疑是以舞臺為考場的另類考試。對於老師來說,則是家長對他們水準的一個考核。然而,當看著自己的孩子在臺上勇敢、快樂地歌唱舞蹈,這種考試評審的意義卻完全淡化了。還有什麼比給自己的孩子提供場合,培養他們在公共場合表演的勇氣及自信更重要的呢?當孩子們身著色彩鮮豔的中國民族服裝,或優美嫺熟,或憨態可掬,童聲稚語,歡快地舞蹈歌唱;當孩子們身穿武術功夫表演服,一板一眼,孔武有力地打耍招式,滿場來自家長的歡笑聲,和賣力追拍孩子的身影,足以說明這場舞臺考試成績有多麼優秀!
   對於這些海外學童,學習中文無疑是強加給他們的額外的作業。適當地提供這些與中國文化相關的聲樂和舞蹈課程,既可以加強孩子們對中國文化的瞭解,也適當地解除了孩子們學習中文的枯燥感。
   我們的孩子將會知道武術是中國傳統的體育專案。既可健身,也可防身;腰鼓是一種非常獨特的中國民間大型舞蹈藝術,流行於西部;中國有五十六個民族,其中一個是彝族。《快樂的囉嗦》是她們的經典舞蹈;中國鄉村的女孩兒,會扡著《小背簍》快樂地採摘菜果;大草原上,灑脫奔放的蒙古女人,會抖動身姿肩膀放聲高歌……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這些聲樂老師和舞蹈老師深厚的專業功底和敬業精神。她們中很多人是科班出身。她們不僅豐富了孩子的精神世界,也為大人家長們提供了一個學習演練的機會和場所。當舞臺上,《敦煌》和《情滿天路》演出完畢,我相信沒有人會疑問編舞者、排演者的功力,沒有人會注意歲月在自己身上刻下的痕跡。那首《天邊》《今夜無眠》會打動少男少女的芳心,一樣會打動懷抱孩童、白髮上頭中年人的心扉……
   晚會結束了。一個學期結束了。可人們心中對現代中文學校的信心和眷戀卻愈加濃烈。這些可愛的老師、孩子、家長,還有那些不計報酬、忙碌著的理事、董事,值得讓我們相信現代中文學校的明天只會越來越好,華人社區的明天只會越來越棒。

金髮碧眼的印第安裔參議員候選人  吳曉波

金髮碧眼的印第安裔參議員候選人  吳曉波


   她長得和十七世紀乘五月花抵美的英國移民沒有什麼區別,皮膚白皙,金髮碧眼。她在奧克拉荷馬州出生時,父母給她取了一個與當時的英國公主後來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樣的名字。借用奧巴馬在書中形容他的愛爾蘭裔母親的一句話,就是她象牛奶一樣白。
   這位代表民主黨競選麻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的伊莉莎白‧沃倫,長期在美國律師協會的名冊中將自己定為印第安裔的少數族裔律師。麻省的一位家譜專家發現,沃倫的一位離她五代的曾祖母屬於美國印第安人的Cherokee部落。如果這個結果屬實,準確地說沃倫擁有三十二分之一的印第安人血統。
   如果不是在競選期間,各路候選人以挖對方隱私為能事,此議題是肯定不會受人關注的。人人都應為自身的族裔傳承而驕傲,那怕是擁有那麼一點點。與此同時,少數族裔孩子在有民族熔爐之稱的美國長大,他們的族裔和文化的認同也顯得格外的重要。
   我們知道的好多白人朋友都會在閒談中提及自己家族中有印第安人的先祖。白人拓荒者,特別是男人多會因新移民性別比例的不對稱,而與印第安人婦女結婚以繁衍後代。這些擁有印第安血統的白人,也常常戲稱美國佔領了他們祖先的土地。最令我難忘的與印第安人的近距離接觸是在2000年,當時我們在猶他山區的小鎮開完會後,組委會請來當地的印第安人表演舞蹈。記得兩段舞之間,印第安人的領隊有個簡短的致詞。他望著周圍的群山說,我們的祖祖輩輩在這裏生活了幾千年,但在不到一百年前,美國才讓我們成為它的公民!
   然而沃倫卻不是一般的美國民眾,她走了一條從本科,法學院再到法學教授的學術之路。現在爭議的焦點是,她是否積極地利用了印第安人的背景,為她在升學和就業中尋求過好處。沃倫從執教德州大學法學院,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一路爬到哈佛的知名法學教授。
   美國為幫助少數族裔的發展,近半個世紀以來,實施平權法案對他們在升學和就業上給予照顧。這裏的少數族裔覆蓋非州裔,西斑牙裔和美國印第安人,有時也包括婦女。亞裔因在高校中的比例遠超過其在整個美國人口的比例,而不符合社會學意義上的少數族裔的定義。美國聯邦還立法允許印第安人在他們的保留地開?利的賭場,這樣誰是印第安人就成了一個利益相關的問題了。美國Cherokee部落的一個全國性的組織規定,四分之一血統以外的人士不能定為Cherokee。 這些立法的公正性是一回事,但冒充少數族裔尋求不該得到的照顧,則屬於道德範籌的問題了。
   沃倫教授的共和黨對手麻省的布朗參議員,要求她公佈就學申請和教授提撥過程中的個人資料。布朗認為,沃倫不斷給出不同的故事,自相矛盾,並且拒絕回答她為什麼是少數族裔教授的問題。唯一的辦法是公佈那些材料以證明,她沒有用少數族裔的背景得到個人職業生涯的利益。
   大學申請表上選擇是印第安人還是白人,申請人所獲得的機會之懸殊可以用天上人間來形容。少數族裔申請人不僅會享受標準考試幾百分的優待而被斯坦福等名校錄取,學校還會提供免費的機票吸引他們去參觀校園。我在這裏提到斯坦福大學,是因為類似的申請斯坦褔的例子就曾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只要你選對了普通申請表的 那些受照顧的少數族裔的小方盒子,你的命運將從此改變。多少年前我們學區的一位非洲裔女孩,她學得不錯但肯定不能用傑出來評價。她也沒克服多少家庭的困難,因為她母親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份子。她被申請的所有學校錄取,包括哈佛耶魯和哥倫比亞。她在錄取後的一次聚?時說漏了嘴,問大家拒絕信是什麼樣子的。這句話著實激惹了那些被多所名校拒絕而學業更加優異的猶太學生。他們的自由派觀點只有在此刻會被修改,因為以人種為標準的平權法案確實不公平。
   我倒不認為沃倫會糊塗到在大學申請表上填自己是印第安裔的程度。因為當她出現在校園後,她的錄取會很容易以欺騙為由而被取消的。耶魯會說,從你的申請表上,我們覺得能教育出美國的第一位少數族裔的女總統,怎麼現在你的模樣演莎士比亞的戲劇更恰當呢?
   我們再來看看,美國大學是多麼如饑似渴地尋找少數族裔的教授。波士頓環球報四月底報導,哈佛法學院發言人在1996年的一篇文章中,將像荷花般白的沃倫列為該院71名教職員中唯一的印第安裔教授。隨後哈佛深紅色人報導,沃倫是法學院當時獲得終生教職的唯一擁有少數族裔背景的女教授。此文見報不久,布朗的競選主任要求沃倫就自稱少數族裔之事向哈佛道歉。其實哈佛的問題比沃倫本人更嚴重,哈佛毫無顧忌地用沃倫如此淡的遺傳背景來反擊外界抗議該院缺乏族裔多樣化的事實。前不久曝光的一段錄相顯示,年輕時代讀哈佛法學院的奧巴馬也在抗議人士之列。我們也能這樣解讀這條波士頓環球報的報導,印第安後裔肯定是沃倫本人主動提供的資訊,哈佛只是順手拿來用而己;哈佛後來停止將她列為少數族裔,應該是覺得這三十二分之一的基因也實在太稀了。
   對於要求她公佈相關的法學院申請和生涯的個人檔,沃倫沒有給出滿意的答案。她當然認為這是布朗參議員為競選所做出的醜陋的政治攻擊。沃倫開始說她將自己列為印第安裔是為了結交更多的朋友,並強調她的升學與學術生涯的提升完全是靠她自己的專業成就。談到政治攻擊,上次布朗競選參議員時,被人揭出他年輕時當過男性模特,近乎裸體的照片曾發表在女性雜誌上。布朗解釋說他曾以此賺錢交學費。看來波士頓今年將是好戲連台,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羅姆尼也來自查理斯河畔。
   現在從媒體揭出來的料來看,沃倫在早期生涯中,當她申請新澤西法學院和執教於德州法學院的時候,她都定自己為白人。然而她進入賓夕法尼亞和哈佛法學院後,她 開始更尊重她的印第安的祖先了。一來是美國近來對少數族裔福利的政策傾斜,另外常春藤自由的氛圍使學校也能利用她,或多或少地抵抗外界的抨擊。
   一些人則完全不相信沃倫關於印第安的任何解釋,認為這是她一手杜撰出來的,並建議她花一百九十五美元去做遺傳鑒定。因為她確實拿不出任何強有力的證據,除了說她父親的顴骨也高之外。同名同姓的那位曾祖毋在結婚證上列為Cherokee,而在1860年的人口普查上則定自己為白人。有些報導指出沃倫的同樣五代外的曾祖父,還參與過迫害印第安人的行動。
   如果我們從這場爭執去看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美國,我們會感歎美國對少數族裔入學的態度發生了倉海桑田般的變化。現在似乎又走到了有些矯枉過正的另一極。伯克利加大的社會學教授也是哈佛校友的Karabel,寫過 一本近七百頁的著作,專門討論上個世紀初以來哈佛耶魯普林斯頓的本科生錄取政策制定過程的演變。這三所美國高校的巨頭,當年窮盡所能以達到限制猶太人而青睞白人(WASP)精英學生候選人的目的。為識別那些避免歧視而改了姓的猶太申請人,大學要求學生提供祖父和曾祖父的姓氏。耶魯曾經向那些自願做面試官的校友們,提供一份專門描述申請人的生理特徵的表格。這表格的詳細內容在此專著中沒有披露。但是根據面試得到的資訊,耶魯招生委員會曾向學校最高權力機構耶魯董事會吹噓,1960年我們錄取的新生中24.8%的身高超過六英尺。當時的耶魯還是男校,也沒有開始招非洲裔學生。這種收集如此露骨的種族特徵,近似納粹德國使用過的表格,在耶魯一直實施到1965年!
   沃倫不僅是哈佛法學院的教授,還是美國一位為消費者權益搖旗吶喊的人士。不然一個普通教授是很難直接出馬競選聯邦參議員的。但她卻以自己的行動,為即將到來的十月份最高法院關於平權法案是否違憲的辯論,提供了絕好的有利於原告的證據,因為她是一位投機平權法案的“消費者”。


 

 

大聖路易地區佛教團體 歡慶衛塞節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