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4/6/2017)
第二屆“春天的約會”圓滿成功

美國Truebeauty【萃婷】科藝化妝品公司展位

李健勇先生木藝展

愛心大涼山青少年公益活動展示


春回千山綠,梅開二度紅
--- 第二屆“春天的約會”圓滿成功

  有一種相聚叫“春天的約會”。
  繼2016年成功籌辦首屆“春天的約會”之後。今年春天, 聖路易斯海漂一族再次舉辦了有攝影、書法、美容、木藝、樂器表演、歌舞、時裝、公益、餐飲等多元化的大型綜合聚會。
  3月25號,剛剛過去的週末,記者與超過200名聖路易斯華人中的科學家、醫生、律師、工程師、創業主、藝術家、教師、銀行白領、稅務財務、保險業、留學生、ABC學生等歡聚一堂。 活動的發起和策劃人趙凡先生及胡若琪醫生告訴記者:他們非常激動!因為活動的準備需要大量的付出。所有參加籌備工作的朋友都是志願者。 在近兩個月的準備工作中, 通過不斷的交流,最終形成了具有共識理念、分工合作的籌備組。他們是趙凡、胡若琪、顧雅蘭、魯植、何甯、楊麗華、王主、田楠、夢錦、黃愛雪、何江英、高麗群、張波、常雪英、伍曉紅、李慧清、陳業興、葉蘭等十八位來自不同行業領域的朋友。 同時,本次“春約”還得到了活躍於聖村的許多微信群的積極宣傳推廣, 使活動得以舉辦。這些微信群體包括:《美容護膚保健國際》;《聖路易斯攝影群》;《健康快樂-財富自由群》;《聖路易斯旗袍-Fashion 群》;《聖路易斯卡拉OK俱樂部群》;《聖村器樂之友群》; 《浙江同鄉會》; 《旅遊興趣群》;《精彩聖路易斯微信公眾平臺》 。
  從上午10點到12點兩個小時的社交參觀活動中, 記者饒有興致地參觀了參展的作品。 大廳中展示了36位元攝影師的46幅作品。它們片片精美,令人賞心悅目。 書法家陳業興先生的書法作品雄勁瀟灑、剛柔相濟。 美國科藝化妝品公司是由留美華人醫生及化妝品研究者共同創立的品牌。 他們的Truebeauty【萃婷】系列護膚美容產品已銷往美國各地,並正在進軍中國市場。人稱李木匠的工程師李健勇先生的木制藝術品精緻優雅,展現了李先生近二十年研製木雕的功底和精雕細刻的匠心。 首次參與[春約]的“愛心大涼山”青少年公益活動展臺放置著孩子們自製的餅乾,他們代表更多的孩子在此宣傳參與公益活動,呼籲人們關愛和說明中國貧困大涼山地區孩子們。
  12點時分,在[《聖村器樂之友群》一曲”萍聚”之後,有緣相聚於“春約”的所有朋友們依此就餐,共用本地著名中餐館〈京園〉餐廳提供的自助美食。
  在聖村長江藝術團熱鬧的東北秧歌的歡快舞蹈之中,文藝演出逐個閃亮登場,將第二屆〝春天的約會〞推向高潮。在此,記者代表與會者們由衷地感謝演員及他們的導師們付出的辛勤勞動,為大家帶來愉快的藝術享受。
   第二屆〝春天的約會〞圓滿成功。願聖村華人生活及事業的春天常在。 願藝術和友情之花永遠鮮豔。(撰稿:春約記者,圖片:佳敏、袁偉、胡若琪等)

100本您必讀的書之一「百年孤獨」,一曲悲歌,唱斷人間最哀

100本您必讀的書之一「百年孤獨」,一曲悲歌,唱斷人間最哀

  四月八日(週六)2-4 PM 聖路易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將邀請李盈,在Thornhill 圖書館主持本月的讀書會。李盈將為大家導讀解析諾貝爾獎文學名著《百年孤獨》。
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 Garc?a M?rquez)被譽為魔幻現實主義開山鼻祖。《百年孤獨》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小說之一。此書也是繼「唐吉珂德」之後最傑出的西班牙文長篇小說。百年孤獨(大陸版)或稱百年孤寂(台灣版),以複雜的背景和離奇的情節和特殊的文風影響世界文壇甚巨。
李盈,文筆細膩,觸角豐盈。曾出版中文長篇小說《何異飄飄》,散文集《流淌的記憶》。她為此次讀書會準備多時,歡迎您邀請朋友來共賞!
《百年孤獨 唱斷人間最哀》 — 李盈 Lynn Cai
多年以後,當她讀完《百年孤獨》,Lynn准會想起那個遙遠的下午,她的父親對她能讀完《紅樓夢》無比震驚的表情。那時候,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正當高潮,襲捲了中國大地。所有的學校停課鬧革命,包括小學甚至幼兒園;所有的書籍除了紅毛選和有關的紅色書籍都是禁書,更別說古書洋書了。偷讀《紅樓夢》那是罪孽,特別是一個小女孩,她怎麼可能抵擋的了封建文化的流毒呢?
「你怎麼會讀起這大人書呢?你怎麼可能認識書中的字呢?」 父親的語氣藏不住驚喜和贊許。 後來,這驚喜和贊許就成了LYNN 啃讀難書的內在動力。
「一本字典和一個好的記憶,您不是說過?」 Lynn還是孩子氣地,心不在焉地回答,心中對父親的驚訝感到疑惑。 自從學校關門,家裡的大多數書也都被抄家沒收後,她便開始坎坎坷坷地讀任何她可以找到的書頁,就靠著一本字典, 一個好奇而孤獨的童心。《紅樓夢》藏在家裡壁櫥裡的一個隱套壁櫥裡,沒被紅衛兵發現,裡面還有一些別的書。」再說呢, 這也不是那麼難懂的書,不過是一塊有靈性的石頭和一株還情仙草的人世悲劇,主人翁都不過十二,三歲,也沒大我多少,為什麼是大人書呢?」
多年以後,不知讀過多少次《紅樓夢》,LYNN才理解了父親的驚訝和《紅樓夢》的深廣。而每一次閱讀,她都要為繁花紅樓最後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結局,悲催流淚。
也是相似的一個冬天的下午,當《百年孤獨》IBOOK漆黑黑的螢幕上只剩下孤零零的兩個大寫斜體字「THE END」, LYNN呆住了,她只能靜靜旳幻視著天上的落霞在風中飛舞,彷彿Mancodo 和 Buendia 家族在那一瞬間被颶風襲卷到天上,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彷彿幾百頁的生與死,愛與恨,窮與富,孤獨與喧嘩,懷舊與遺忘,失眠與沈睡,戰爭與和平,保守黨與自由黨,文學與科學都燃燒在夕陽落霞裡,因為那被詛咒一定要遭受百年孤獨的家族,註定不可能在地球上第二次出現。漫天的落霞飛舞燃燒,漸漸地演變成一個大寫的單詞: 孤獨。
「孤獨」寫滿了全書,少年的孤獨、老來的孤獨、處女的孤獨、美女的孤獨、死前的孤獨、恐懼的孤獨、可恨的孤獨、認命的孤獨、渴望的孤獨、選擇的孤獨、自閉的孤獨……等等。孤獨是全書的主題,就像書名所提示的,也是LYNN讀書時感受最深的。自從Jose Arcadio Buendia 在這個孤島的一條清水河邊建起了Macondo,這個西班牙裔家族就深陷在這個虛構的烏托邦小鎮裡,不管他們走多遠,到了哪裡,不管他們有多麼榮耀,多麼絕望,如何掙紮,如何逃避,最終都會像孤魂一樣回到Macondo,死在Macondo。
是的,正是一種被詛咒的,不可滲透的孤獨,使得這個家族幾代傳承了近親亂倫愛戀的孽僻和無可救藥的自私自溺自戀自憐自閉:第一代的親表結婚,第二代的兄弟同睡一個女人,姐妹爭愛同一個男人,第三代的母戀姑戀,第四代和第五代的自溺自憐,重復的兄弟同睡一個女人,還有不可自拔的暗戀姑姥,第六代和第五代的姑甥婚戀,最後生出了長著豬尾巴的嬰兒。這個家族的人孤獨得能和鬼魂相處相敬,甚至像鬼魂一樣在失憶和懷舊中隱居自閉。連他們的名字都局限在幾個字中,男的不是 Jose Arcadio (或者反過來) 就是 Aureliano;女的也只是Ursula, Amaranta, Remendios. 自傳、自溺、自戀、自憐、自閉、自私最終令這個家族自滅。
《百年孤獨》是一曲人間悲歌。她的抒情音符,不僅吟詠了凋謝的美麗,失敗的英雄,註定的厄運和破碎了的烏托邦,而且唱絕了大於哥倫比亞,大於拉丁美州的人類悲哀。虛偽混亂的自由黨與保守黨的政治爭鬥,盲從而有健忘的愚昧民眾,空虛無為的國內戰爭,腐敗的政府和集團宗教,自私排外的西班牙殖民主義者,貪婪而改變地球環境的外來資本,還有大屠殺後滅屍篡改歷史,這些種種孽事直到今天還在地球不斷地發生著。這樣深刻犀利的主題內容被作者很技巧地藝術化在魔幻現實主義和意識流的表現形式, 以及前半部多預言後半部多懷舊精妙而自然的小說結構裡,就像他委婉淒美而回味無窮的開篇:
Many years later when faced the fire squad, Colonel Aureliano Buendia was to remember in that distance afternoon his father took him to discover ice.
多年以後,當他面向刑隊,奧雷連諾准會想起那個遙遠的下午,他的父親帶他去「發現冰」。
這第一唱,唱遍了過去,現在和將來,唱出了書中兩位悲劇主角,唱出了臨死的悲哀,唱出了神秘的平常,平常的神秘,也唱進了 LYNN的心裡,使她不由自主地拙摹開篇,寫下此文。這樣的句子成為全書韻律而不斷回環反復。單單「多年以後」,就在書中出現二十多次,還不算多月以後,多周以後,多時以後。書中寫了沒完沒了的死,瘋死、戰死、老死、猝死、溺死、病死、神秘死、淡定死、羽化死、血盡而死;面對刑隊,被槍決而死只是其中殘酷而無奈的一種,但放在第一句,立刻就把悲哀傳給了讀者。書中寫了無窮無盡的魔幻化家常,或者家常魔幻化的情景,「發現冰」只是其中一事,而放在第一句,立刻就模糊了讀者原定的現實和幻想的界線。冰塊這自然形成並已存在了幾萬年的尋常物質,竟然被當成神秘的魔物在Macondo展出賺錢。我們的探險家兼科學發明家第一代的Jose Arcadio Buendia 竟然誤以為那是世界上最大的鑽石,被糾正後還莊嚴地宣佈,「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發明」。選擇第一句就「發現冰」似乎很隨意,但也許很刻意。Macondo就是因為這位探險家夢見了一個迷一樣的鏡牆之屋的城鎮而建起來的,「發現冰」之後,這位探險家兼科學幻想發明家參透了鏡牆其實就是冰牆,而冰屋建起的城鎮是必將化為無有的,書的結局就這樣隱喻在書的第一句。這樣的解析是不是有點牽強附會呢?然而正是這些纖細的,是似而非而有充滿寓意的家常,看似隨意而又刻意地融化在「過去現在將來同時存在」的時間平面裡,才使這本書咋看混亂難懂,再讀回味無窮且流暢順當,使書中的人物個個栩栩如生,如你如我,如神如鬼,即便是隨風飄去,在地球上不復存在,也能永垂不朽。就好像《紅樓夢》的賈寶玉遁入空門,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而真作假,假作真的紅樓夢卻從來沒斷過一樣。
百年孤獨,一曲悲歌,唱斷人間最哀。


野花牌綠蜂膠(Apiario Silvestre)戰勝糖尿病,轉變思想是關鍵

野花牌綠蜂膠(Apiario Silvestre)
戰勝糖尿病,轉變思想是關鍵

  近年來研究發現,大部分的糖尿病患者的主要病因是人體對胰島素的敏感性下降,導致血液中的葡萄糖不能被充分利用造成的。研究表明,綠蜂膠降糖總有效率高達94.8%。
  1.降低血糖是關鍵。綠蜂膠有促進利用外源性葡萄糖合成肝糖原的作用和雙向調節血糖的作用,而同時不會使血糖過低。隨著療程的延長,效果愈佳。
  2.修復受損胰島是根本。綠蜂膠修復病變胰島細胞、促進再生,提高胰島素分泌品質,有效調節血糖。
  3.純天然免疫增強劑。綠蜂膠啟動巨噬細胞,提高抗體生成量,增強免疫功能。堅持服用可使體內抗體合成和免疫細胞吞噬率明顯提高。
  4.抑制細菌病毒感染。統計發現,約有70%以上的糖尿病患者是死于病菌感染。蜂膠中的黃酮類物質可抑制病毒繁殖,使不愈的感染得到控制和康復,改善“三多一少”症狀。
  5.清除自由基、超強抗氧化劑。綠蜂膠可抵抗自由基,提高人體抗氧化酶的活性,控制糖尿病病情并有效抑制併發癥的發生。
  6.調節血脂,改善血液循環。糖尿病患者大多伴隨高脂血症,血管老化速度比正常人快。綠蜂膠能軟化血管、淨化血液,抑制併發症,被稱為“血管清道夫”。
  7.保肝護肝,維持血糖平衡。綠蜂膠保護肝細胞免受毒素物質損傷,促使肝臟在糖代謝中發揮更好作用,使血糖維持在正常水準。
  8.補充微量元素。綠蜂膠含有多種微量元素,如鈣、鎂、鉀、磷、鋅、鉻等,以及維生素,對脂肪代謝糖代謝起到良好平衡作用,提高組織對胰島素的敏感性,從而使血糖下降。
  9.供應能量,恢復體力。綠蜂膠能刺激機體產生更多三碘酸腺苷(ATP)。ATP是機體能量的重要來源。糖尿病患者服用後,多數體力明顯恢復,而且體質得到改善。
  10.綜合輔助治療併發症。綠蜂膠輔助治療糖尿病的最大意義在於對糖尿病患者的綜合輔助作用,特別是預防各種感染,軟化血管、淨化血液、改善微循環、降低心腦血管併發症發生的風險。
野花牌綠蜂膠 (Apiario Silvestre)北美亞太區總代理,加拿大皇家天然品有限公司,7130 Warden Ave., Suite 406 Markham, ON L3R 1S2, Canada。北美免費長途:1-866-690-4888,Email:service@royalnatural.ca,訂購網站:www.royalnatural.ca,歡迎訪問,祝您健康!(加拿大天然品認證NPN#80006418,美國 FDA食品藥品監管局註冊#10328566522)。

一個人的一天  謝惠生

一個人的一天   謝惠生

  他平常話不多﹐可是退休以後﹐卻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好像要把前大半生欠缺的話語權補償回來﹐也急著把一輩子的話都要在這剩餘的時間講回來。
  這天他起床時已是紅日當頭。「今天是禮拜幾﹖」這一天和平常的任何一天並沒有不同﹐週日和週末已沒有了意義。以前剛上班時等週末﹐後來時間過得快﹐星期四一過便覺一週過了﹐再後來﹐星期二一過一週過了。如今﹐天天是週末﹐偶而在上下班時間出去﹐看見車多﹐才恍然還有很多人在上班。
  過去遺忘﹐未來不可知。十萬年前﹐有六種人種﹐後來歸於一﹐是地球上至高無上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物種。以色列歷史學家亥拉瑞 (Yuval Noah Harari) 在他的書上說﹐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中製造了機器和就業機會﹐廿一世紀將會製造人工智慧﹐頭腦器官﹐數據程式﹐這些將間接產生一大堆無用的人。在智慧的操縱下﹐良心意識不再有﹐人的意義和目的將歸於無有﹐只是會有超人的產生。他的一段話令人震驚﹕『我們目前如何對待動物﹐超人也將會如何對待我們。』在未來﹐心靈感應不再是夢﹐人的外在內在都可受控制。到那時﹐自己的心意﹐別人的心意﹐清清楚楚﹐那還有什麼追逐什麼期盼什麼掙扎什麼喜樂﹖現在﹐他只能自語﹕「管它的﹐我看不到這許多了。」
  喃喃自語是他輕吟淺唱的一部份﹐歲月如歌﹐年長了﹐是緩緩的行板。除了看到蛇﹐他已不會有太大的激動了。說到蛇﹐他又看見它了﹐人都說「春江水暖鴨先知」﹐他引申出「大地土暖蛇先覺」。二月末﹐天氣一反正常地回暖。連著幾天都是華氏七十多度的溫度﹐今天到了第四天﹐那蛇終於耐不住爬了出來﹐在枯葉叢中躺著。去年秋末是妻子先發現它的﹐要他處理﹐他正要去找鏟子﹐蛇已施施然鑽入樹根下的土洞去了﹐細細長長的身子﹐有紅色的斑紋﹐他們都記得清楚。這次妻子也是要他處理﹐最好是鏟出丟到院子外的樹林子裏﹐可是蛇會這麼聽話任他鏟出去嗎﹖而且誰能保證它不會爬回來﹖想想遲疑間﹐它動了﹐他還是把它殺了﹐因為害怕﹐蛇不怕人人怕蛇﹐萬一不小心踩到它﹐被它咬一口怎辦﹖殺了又後悔﹐在沒有安全感害怕的心態下﹐人真會做出不能回頭的絕事。
  在紐約人的故事裏 (Humans of New York: Stories) ﹐有一位牧會超過五十八年的退休牧師的一段話打動了他的心。那退休牧師說﹕「做了這麼多年牧師﹐我是真正感到迷糊了﹐宗教是什麼﹖你看﹐有多少人用宗教的名義幹著何等恐怖的事﹗當一架飛機失事﹐所有三百五十九個乘客都死了﹐只有一個女孩活著。人們會說﹕感謝神﹗神有一定的旨意要拯救她。他們可想到﹐這句話對那三百五十九死了的人是多麼殘忍的事﹖神的旨意要救那一個人﹐那祂也有旨意要殺掉其它一飛機的人﹖他的旨意要讓全球幾百萬的小孩餓死﹑無數人受奴役和種族仇殺﹖每一次對一個成功的人說神賦於他們特別的意義﹐就是抹殺了幾億萬的人﹐這十分殘忍。」他常聽基督徒對死者家屬勸慰說死者已去了好得不得了的地方﹐對親友這生離死別沒法代替的悲哀﹐疏離的苦痛﹐只一句輕飄飄的往生好得不得了的話就可告解﹖可是宗教是信仰﹐信得深時﹐邏輯和理性已沒有必要了﹐只是引申加添神的意旨和神的目的﹐或強要用科學邏輯去解釋神的話神的作為﹐也是沒有意義的事。
  暖暖的太陽下﹐他雜雜地想著﹕目的﹑意義﹑過去﹑未來﹐時間是連續性的﹐但物種的變化人的生命卻是跳躍性的﹐若能沈睡千年﹐醒轉時面對想像不到嶄新的世紀嶄新的世界或是嶄新的人類﹐還有他的世界嗎﹖當神看透千年萬年﹐祂會厭倦嗎﹖
  在人說在 30 年以後﹐機器人的數字會比正常人還要多﹐人的生存人的意義都會改變﹐只是「我管得了嗎﹖」在聖路易﹐高級的老人公寓要住進去﹐要等八年﹐「我等得了那麼久嗎﹖」美麗的夕陽下﹐人和歲月在奔跑。只是歲月如飛﹐2016 還沒寫熟﹐2017 己到﹐歲月在輕笑﹐人又老一年。
  記憶是長長的線想緊緊拉住遙遙盡頭搖曳的風箏﹐人影浮起又落下﹐音樂響出又靜寂﹐人影音律帶出熟悉的感覺﹐可是有一層迷霧阻隔﹐叫不出名字﹐也找不出當初心心相扣的線索。
  世界原是數字組成的﹐世間事無不是一堆數字﹕一天24 小時﹐一週7 天﹐體重 170 磅﹐身高五呎十﹐每天吸收卡路里2300﹐運動一小時可消耗380 卡路里﹐血糖120﹐ 血壓 115/66﹐車子$24,000﹐汽油一加崙 $2.10﹐…當然最重要的是體檢單上的數字﹐人生有三單﹐小時候是成績單﹐工作時是考績單﹐年紀大了是體檢單﹐上面都是令人心跳膽戰的一堆數字﹐只是成績單和考綪單上的數字越高越好﹐而體檢表的數字﹐多出標準範圍不好﹐少了也不行。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幫所有器官報了名﹐定時檢查﹐有心臟﹑血管﹑眼睛﹑耳朵﹑牙齒﹑直腸﹑皮膚﹑再加上全身總體的一年一度身體檢查。身體的零件都用了六﹑七十年﹐機器零件若如此﹐早就壞盡﹐人的器官還健存也算奇事。
  數字連繫歲月﹐數字也連上一年一度的房屋稅﹐這幾年經濟情況轉好﹐去年房屋稅增了35%﹐今年房價重新評詁﹐說要增加15%以上﹐稅也相對高漲。不禁令人想到苛捐雜稅。他很喜歡鄭板橋四時田家苦樂歌﹐在歲末「笑山妻塗粉過新年」﹐有一種莫名的震憾﹐那是在「茅舍日斜雲釀雪,長隄路斷風和雨」裏的盈然一笑﹐但那也是在「官租完了離城郭」之後的舒然一笑。
  他頭腦裏的數字一清二楚﹐所以有人說他不會得老人癡呆症。但這也不是偶然的﹐他喜歡玩數獨 (Sudoku) ﹐幾年下來﹐他一目望去﹐每一行每一列缺少的數字已了然於心。另一種是蜘連 (Spides) 在十列中完成紅黑各四組十三張牌的整齊序列﹐數字的連串與對接他十分有心得。不是退休﹐也不會有時間深研了。
  下午﹐他和以前公司的一群老朋友在 St. Louis Bread Company 飲下午茶﹐大家偶而會聚聚﹐十分珍惜。都是六﹑七十歲的人﹐卻談笑極歡﹐笑聲響得有時也忘了鄰座的顧客。有一位老先生走過來﹐因他坐在最外面﹐老先生就扶著他的肩頭﹐感謝他們的歡聲笑語﹐那老先生五十三歲的兒子剛剛過世﹐他從來沒有想到年青的下一代會比他先走﹐幸好他還有一位五十二歲的女兒﹐他再三謝謝他們的歡笑帶給他暫時的舒緩。看著那老先生落寞的身影走在室外遍地的陽光裏﹐他眼睛一紅﹐幸福﹐永遠不是理所當然的。
  六十五歲退休﹐有多少錢才夠來日的生活所需﹖有人說一百萬﹐有人說二百萬﹐另有人說要五百萬﹐只是﹐誰能預測未來﹖誰知道自己會活多久﹖誰知道自己的健康會如何﹖誰知道外界的情勢會變得怎樣﹖誰知道要纏綿病榻多久﹖這些因素都不知﹐說的都是白說。理財專家最常問的問題是你父親活了多久﹐你母親活了多久﹐那是由遺傳基因的承傳和引申來估計你的壽命﹐然後才可開始規劃你的投資和保險。有一個社會成本的問題﹐人活得越久﹐消耗就越大﹐在世界有限的資源裏﹐只進不出無限制消耗的人是否該長久活下去﹖有人要立法規定每人只能活75 歲﹐正如同有人要立法規定每人繳稅15%﹐有人要立法安樂死﹐如此﹐生活的規劃會簡單得多﹐可是扭曲了人性的自由和自主。誰知道在未來的社會裏﹐超人會不會把一般的人上了時鐘﹕生長學習25 年﹐工作40 年﹐享受10 年﹐在75 歲的生日上自動死亡﹖無用的人就是無意義的人﹐在超人眼中如動物般不值一文。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若是轉個方向﹐正因近黃昏﹐夕陽無限好﹐「我愛我生命中的每一個階段。」
  晚飯後中庭﹐靜觀宇宙的無限星空﹐夜涼似水﹐拉開星空和思想的無限遼闊﹐只是再怎麼想﹐也完全想像不出沒有起源沒有盡頭的時間和空間﹐落星如雨﹐思憶遙遙。當今最知名的天文及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警告說,人類創造了可以毀滅世界的人工智慧,卻至今仍無能力可以避免這個災難。不能建立有效的機制去防止毀滅的發生。他在想﹕這無限的時間和空間當中﹐人類世界的毀滅可能一點波漣都不會產生。他今晚站著看星﹐會不會未來也有人如此站著看星而和他完全一樣的思路﹖還是古人早已有人如此穿越千年的心通﹖
  過了半夜﹐是到睡覺的時間﹐習慣先去洗澡﹐溫熱的水灑在身上﹐他輕鬆地舒了長長一口氣﹐只是夜未央老妻已睡不能開喉清唱﹐低吟喃語﹕「良辰美景奈何天﹐腦以思之﹐心以感之﹐眼以觀之﹐手足舞之﹐口耳吟之聽之﹐平安過一日﹐所有器官都使用。雲輕風淡﹐日子那管得了有意義沒意義﹐有目的沒目的﹐有成就無成就﹖過去現在未來渾成一體﹐我睡去也。」洗擦完畢﹐走向床前﹐他知他頭一貼上枕頭便進入夢鄉﹐再張開眼﹐當又是紅日滿頭。

我幸運過了一關  唐潤鈿

我幸運過了一關  唐潤鈿

  不知怎的,近來我常想到老,所寫的文字也離不開老,在報刋上發表,(如"知老"在本刊,"我能不老嗎? "在中華日報,"我不能不老 - 兼記文友慶生會"在文訊雜誌) 大概是自知年歲大,又骨質疏鬆的關係。故也常警惕著自己 - 要小心走路不能再摔撞跌跤了,否則老命難保!
  然而事與願違,上個月初的星期日上午我去教堂望了彌撒之後,推著四輪助行器順便去買菜,已買好了所需的雞蛋、豬肉、蛤蜊與青菜等等,要回家過馬路時,沒注意到人行道旁的石階。也許是老了,視力差,我誤以為人行道邊與馬路是一樣的平坦,等到發覺,助行器的輪子滾動,以致翻落在馬路上,我也隨著跌倒在路邊。有好心人要拉我起來,我無法伸手,而我的右腿原先就不好,曾跌斷髖骨,動過手術,不良於行,故一時無法站立。後來好心人扶我起來,到葯房門前的椅子上坐下。一位女士去把那摔在馬路上的助行器推上人行道,並替我檢拾掉落在地上的東西。好心人問我住那裡?我說離這兒很近,他要去通知我的家人,我道謝,並說過馬路,往前走右拐彎。並告以家裡的電話與地址,請管理員通知5樓之5我的兒子,說你的媽媽摔跤了。
兒子很快來到,即刻送我去醫院急診,醫師診斷我的症狀為右腕遠端橈骨骨折,那時我的右手腕紅腫,醫生說要動手術,我害怕,但是非動手術不可,我祇有把自已交託給醫師了。先要兒子幫我打電話給一位教友,她是聖母軍團長,我是團員,說我在醫院,今天下午蔡佳宏醫師要為我動手術。明天不能來開會,要請假。
  我被推進了手術室,我闔着眼睛靜靜地祈禱,求天主賜我平安,並唸玫瑰經。當我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心想大概快要動手術了吧?過了一會兒,我却被推到了病房,原來我已動過手術。兒子說他在手術室外已經等了四個小時。因我在害怕及祈禱時,麻醉劑在我身上發生效用。因此我於不怕不痛亳無感覺中完成了手術。我看我的右手腕裹了石膏,左手在打點滴,我想我的確已動過手術!我不需再害怕了。
  那時我的頭腦很清楚,我想兒子一定餓了,叫他去吃晚飯,我又想到去年中秋節時兒子中風,幸遇良醫治癒,怕他勞累,要他晚飯後回家好好休息。兒子說好,明天一早再來,說着便離開病房。
我一人躺在病床,兩手都不能動,護士也不在,我想應該要請看護,此時教友黃姐也是聖母軍團員來探望,她說她剛吃過晚飯,出來散步,順便來看看。而後談到看護的問題。黃姐說她晚上沒事可以陪我。我很感動,但想到她已達古稀之年,怕她累。此刻正有一位女士來病房問要否請看護?我說要。而後她自我介紹,姓施,是看護。晚上她會來照顧,假如她不親自來,也會安排別的看護來照顧。結果晚上施姓看護自己來照顧我,她有經驗,非常好,心地也善良,我尊稱她為施姐。後來得知是一位教友幫我安排的,使我得到如此好看護,為我解決了許多問題。
  醫生說我住院三天就可出院,在這三天內我經歷了許多不尋常的事,施姐每天清晨推着輪椅悠閒地陪我在院子裡散步聊天、呼吸清新空氣、聽鳥鳴、看綠樹、白雲與藍天,我覺得是像在渡假。教友、親友、鄰友、老同學都來看我,我知道我不幸遭遇意外,住在醫院。程神父來到病房為我「傅油」,我知道這是天主教友的大事,從前稱謂「終傅」,即人生在世的終期。也就是說人在重病即將告別人間要回天家的時候了!我有點不捨離別親人要去另一新環境,也很心慌。
  一般人大概都怕終傅,所以後來教規中把這件大事改稱為傅油,神父在教堂裡可以為年長者,或有病的教友傅油,所以這不是人生惟一的一次,以前我在教堂曾經領過多次傅油,而我這次却是在醫院的病床上,心情大不相同。我想我已老邁,也許這真是人生的最後一次!?但我不希望那是真事,祈望那日子慢一點到來。我靈機一動,我跟程神父說,我出院後要獻感恩與祈求平安的彌撒,為自己及親人、教友、同學、鄰居和所有助我及不相識的善心人士献上祝福。我想拿奉獻禮金給神父,但手不能動,施姐在門外,便輕聲喊施姐,請她進來幫我拿皮包。程神父說不急,便要離開。我祇好向神父道謝,並目送著神父走出病房。
現在我已出院一個半月,献過兩台彌撒,主日坐着輪椅去教堂望彌撒。復診過兩次,蔡醫師說我恢復得很好,我很高興,但醫師說年歲大,可能還得兩個月,年輕人會比較快。我也知道俗話所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我只好耐心的等待了。我那本來不能活動,紅腫、既癢、又痛裹着石膏只露出五個手指頭的右臂,現在石膏去掉,換成硬板托住,再用紗布包裹,手指都露出來了,而且右手的五個手指都可以活動,還不能拿筷子吃飯,但可以拿筆在小蒙恬手寫版上慢慢地寫字,這是我最高興的一件大事。
  我覺得我這次的意外,使我痛苦害怕,但未傷及要害,我幸運地通過了這一關卡,我的老命還在,我平安,我仍能活在希望之中。感謝所有的親朋好友以及助我而並不相識的善心人士。我相信天主俯聽我的祈禱大家平安,也護佑祝福他們!以後我更該隨時的提高警覺 要小心慢步前行!!!
  我親歷這次奇特的意外,却使我隱約的體驗到守護神的臨在護佑,也發覺教友們都親如兄弟姐妹,使我像身處在一個和諧可愛的大家庭裡,他們都各盡所能的伸出援手來助我,使我銘感在心,永誌難忘。他們的這種慈悲情懷 - 愛心善心,使我感受到人間也好像是在天堂!
  (完稿於9/19/2016, 105年10月15日出版之 喜訊雙月刋 天主教之聲雜誌刊出)

好吃   周密

好吃   周密

  四樓有個佔地不大卻一應俱全的小餐室,每當我把玻璃餐盒加熱,就有同事羨慕的看著。如果館長正好在用微波爐,他也饒富興趣的和我討論便當裡的菜色,比如說: 糖醋蓮藕片、醬汁烤鮭魚、香菇豆腐、雙冬紅燒肉、海帶排骨、栗子雞、蝦米燴冬瓜、蟹肉粉絲煲之類的,這些菜餚對美國人而言,有如火星食物一般。
  起初,我會有點不好意思,覺得好像碰到食物警察,常常遭受「查詢」。後來發現很多同事的中餐常常是加熱一片批薩,或市售冷凍餐,更有只吃爆米花的,才漸漸明白彼此飲食之異,真有如天壤之別。
  今天伊芙經過小餐室,好奇的湊過來說: 「好香!密密,妳的紅蘿蔔肉丸飯盒看起來真漂亮!」
  我笑著說:「因為我好吃啊!」
  其實說好吃,也不是吃得像古代的饕餮,吃到消化不良傷及腸胃。我所謂的好吃,就是碰到好滋味的菜餚,會想在家調製一番。孩子還小的時候,每週末必去住家附近的一家中餐館,吃一些自己煮不來的菜色,然後回家學著動手做。不過,有一次發現花椰菜上有殘留的泥土,後來吃到品質低劣的豬肉片後,胸中憤憤不平,心想花錢還吃不到美食,寧可把這錢捐給慈善機購,自己勤快點,多多洗手作羹湯。
  這是我歸向廚房的第一步,當然購買批薩、冷凍加工食品等還是偶而為之,畢竟能換換口味、又省時省力是很吸引人的事。真的讓我全心全意,甘心做「煮婦」天天調理三餐,是為了徹底執行一種特別的飲食療法,即「不含麩質及不含酪蛋白食療」(Gluten free casein free diet)。
  麩質存在於一些穀類種子裡,比如說: 小麥、麥片、薏米、裸麥等,很多食品都含有麩質,從麵粉、麵包、麵條、批薩,到餅乾、蛋糕等等多不勝數,麩質有人叫麵筋,就是讓麵團有嚼勁的一種蛋白質。至於酪蛋白,即牛奶和起士中的蛋白質。
  就算在健康食品店購買無麩食品,也要注意看成份標示,因為很多添加劑暗含麩質。讀者請勿驚慌,一般人是不需要這種嚴苛飲食的,市面美食可以盡情享受,只有少數患有乳糜腹瀉的腸病之人,可能要對麩質嚴加管制。
  天下竟有如此整人的食療,到底能吃什麼呢?作為炎黃子孫,不吃麵食,還好另有米飯可為主食,吃新鮮蔬菜水果,或是豆類堅果類,鐵定沒問題。此外,雞鴨魚肉都好,只要未經人工調味,話是這麼說,也千萬不能用一般醬油醃滷燒烤。為什麼?我仔細研究醬油成分,裡面除了大豆,釀造醬油的麴料裡含有麵粉或麩皮。所以要買特別的醬油來用。
  從此我養成仔細查看食品成份標示的習慣,這是力行「不含麩質及不含酪蛋白食療」的附帶好處。如果密密麻麻列出一些從未聽聞的化學名詞,當下放回架上。然而,添加物也是有生而不平等的現象,不是所有添加物都不能吃,安全的添加物像是維生素 C 、Β-胡蘿蔔素、磷酸鹽、硫酸鹽、凝膠體、甘油酯、卵磷脂、果膠、山梨酸鹽、黃原膠等等,都是可以接受的。
  有幾種惡名昭彰的添加物千萬碰不得,可偏又是廣為應用的添加物,如人工色素、人工香料、阿斯巴甜(Nutrasweet)、薩克林糖精(Saccharin)、香草醛(Vanillin),還有所有的鋁化合物(aluminum compounds ),後者是烘培用發酵粉(baking powder) 裡必備的成份,最好去買註明「無鋁發酵粉」。此外用在香腸熱狗醃肉火腿裡的硝酸鹽(Nitrates)、亞硝酸鹽(Nitrites),食品保鮮常用的BHA、BHT、Calcium Disodium EDTA等,能避免食用是最好不過。
  回想起2001年春季時分,決定做這繁瑣的「不含麩質及不含酪蛋白食療」實在是不得已!
  自從聽聞一些家長在做這種替代治療後,孩子的自閉症徵狀因而大為減低,漸漸恢復語言能力,並能與人交流溝通。我想生命發展以飲食為中心,值得一試,小女或可因此獲益。反正只是避免讓小孩食用麵粉類奶類,也不必動手術、或是吃亂七八糟的藥,所以下定決心,每天鑽研食譜,連做夢都夢到用不同的米磨粉、豆磨粉來做麵食及糕餅點心的情境。
  如何做小朋友最愛吃的起士通心粉是個挑戰,米製通心粉買得到,非奶製之沃根起士(vagen cheese) 也有市售的,可是吃慣奶製起士的人,對沃根起士有難以下嚥之感,全無奶香,為了增添美味,我另用雞湯來煮米製通心粉,加上香蒜、黑胡椒、沃根起士等,還算差強人意。
  為確保特殊飲食的療效,小女三餐全吃家裡烹煮的食物,雷厲風行之下,我待在廚房的時間益發長久,廚藝因而好像精進不少。這樣三年如一日的無麵粉無牛奶的過著,似乎對小女無啥幫助。當初以為食物過敏導致自閉症的假設,在送她去兒童醫院抽血化驗後,發現其實她沒有對麵粉牛奶等敏感,只對草過敏!特別餐飲就此打住,我們都感覺輕鬆許多,尤其是我這個「煮婦」。
  一旦恢復普通飲食,小女習性仍保持原狀,所以我的食物科學實驗證明完全沒有用。可供告慰的是,小女年紀漸長,語言能力也增進一些。對她而言,行為療法以及多與人互動,才是真正有助益的方法。
  天下的事努力以赴之後,總想評估一番。有時候原先的標竿沒有達到,卻有意外收獲。孔老夫子曾說「君子遠庖廚」,非也! 我覺得,定心在家烹調,好似練禪練功一般,一旦習以為常練就了工夫,絕對是自己受用,不僅採買調理新鮮食物,會增加腦力和活動力,還意外的越吃越健康,越吃越好吃!

暮情    老三

暮情    老三

張江是個高個兒,有個叫大江的外號,正在實驗室裡忙著;門口進來幾個參觀實驗室的新同學,張江就介紹了實驗室,還加上一句歡迎進來打工的玩笑話。到了迎新會,大家相互介紹,新同學裡就有一位說她名叫李玉,張江就說「我叫大江,要“禮遇”小玉」,換來了一對白眼。
動物都有銘印現象,這對白眼在張江的大腦裡烙了印記,見到她就覺得不好意思;李玉腦中留下的印象或許就是這個學長害羞的模樣。
匆匆過了一年,快到期末考時,小玉跟大江說有個陌生人跟蹤她兩次了,請大江護送她回聖家會天主堂的女生宿舍,大江就陪了她一個多禮拜,後來小玉說沒事了,大江就又去忙他的報告了。畢業前幾天一個晚上,小玉跟他說:「你要離開了,我今晚要把藏在我心底、壓得我透不過氣的、我的事告訴你,我想了很久才決定的。你曾說要「禮遇小玉」,我就相信了你,要說給你聽,然後我就不會再有這段心事、然後我就要和你說再見,然後我們就不再見面了…」。都是她說,大江傻在那裏沒有言語。
「…我的生母沒結婚卻害喜了,小城裡沒見過她跟誰走過,家裡受不了這轟然襲來的驟變,就讓我的生母跟著一個親戚到她鄉下的家去把我生下。養母家中已有兩個大男孩了,就缺個貼心女兒,我的到來反而像是一份禮物。生母再也沒來過,我一小就跟著爸媽哥哥玩耍、上學,他們都哄著我。上高中時媽媽告訴我她是我的養母。打從那一刻起,我就好像失去了歸屬感,家裡、學校裡、村子裡甚麼都不對了」。
「我開始管不住自己,和一堆爛人玩過一陣子,媽媽好緊張,或許她最知道我會玩出什麼麻煩事來,還好高三時結識了大我八、九歲哥哥們的好朋友,我們的感情發展得很快,他出國時,要我答應他我一畢業就和他結婚。我沒什麼主意,其實我不清楚是不是真愛他,只為他是哥哥的好朋友,會對我好,不像那些爛人,媽媽也說他很好」。
「一進大學就遇見了你,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理由就喜歡了你,你沒感覺,他卻已察覺到我的冷淡了。於是有人跟蹤我,我想,他,或者連同我的家人,都是真愛我的吧」。
「我們繞著學校附近的巷子走著,她在我的身邊細訴著,低吟我們譜不出來的結局。天快亮了,小玉又帶我走近宿舍,她說她們宿舍六點開門,一面說著就坐到附近一處民宅門口的石凳子上,擺手叫我離開免得舍監開門多問,「說再見,然後就不要再見面了…」她慘然地笑了笑。」大江跟我說。
「『我不請你進屋,請進入我永恆的孤寂曠野吧,情人』,我想起了泰格爾的小詩。從那時刻起,我似乎找到了歸屬感,小玉的心事進到了我的生命裡,藏進了心底,我的腦子裡就都是小玉了,年復一年,三十年過去了,小玉沒有回來過,她留給我的眼神和微笑的印痕也漸漸昏黃了。」大江說著!
「我清晨時分失去了她,等她等到這薄暮之時,才明白我一直未曾擁有過她。」大江留下這句話,就擺擺手就走了。

啊! 小玉的心事,啊! 大江的心事,啊! 我的心事,我的心事呢? 我有沒有心事啊?

第二屆“春天的約會”翦影

【春約】會場

美片配紅酒:攝影作品展

聖路易斯中文學校“Zumba-Chacha-Perhaps"

聖路易斯華人男高音組合唱“天邊”

橄欖樹組合“乘著歌聲的翅膀”

聖路易斯現代中文學校舞蹈“快樂的鄉村”


長江藝術團東北秧歌“金鳳迎春"

聖路易斯卡拉OK俱樂部“梅蘭”

聖村器樂之友首次亮相【春約】Live Music表演

微微工作室舞蹈“流水”

聖路易斯中文學校“紅扇”

聖路易斯旗袍群“桃花瑤”

陳業興書法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