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聞Local News (1/1/2009)

聖路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舉辦聖誕夜愛餐暨慶祝晚會

 『平安夜•齊聚歌頌』
  聖路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舉辦聖誕夜愛餐暨慶祝晚會 

  【聖路易新聞記者李長儒訊】聖路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五點半假教會大廳、會堂舉行聖誕夜愛餐暨慶祝晚會,共有超過兩百人次。雖然是寒冷的夜晚,許多教友家庭仍然非常踴躍地前往參加,只願與教會兄弟姊妹一同來歡度聖誕佳節,紀念上帝派遣耶穌基督來到人間。

  本次晚會活動總策劃是由張理美長老來主持,首先登場的是教會的聖歌隊,由潘恩愛教友指揮,教會資深教友們領銜演唱「榮耀至高歸上帝」、「聖誕頌歌」、「看聖子在馬槽內」、韓德爾的神劇中「眾城門啊!抬頭」等。在眾人優雅地合唱表演繚繞中,不時地穿插著各項表演活動。透過紀元訓牧師、政之助牧師講解馬太福音第一章第十八節到二十五節聖經教義與講道主題「上帝給世人最寶貴的禮物」,讓我們深刻體會到原來聖誕節不僅僅是紀念耶穌基督的到來,更重要的是對於祂為世人們犧牲奉獻、無私愛的精神,乃是我們需要時時刻刻感恩和學習的態度。

  在各項話劇表演節目中,由教會華語社青團契、英語青少年團契、兒童主日學聯袂演出「如果你沒有小耶穌」、「聖誕節是怎麼了」、「在一個馬槽裡」等,藉由一些日常生活周遭所發生的故事,讓台下觀眾能夠充分體悟到基督的愛其實都存在每個人的身邊。在活動結束前,現場有位來參加慕道的同學余瀟湘藉此千載難逢機會,決定透過教會長老紀駿傑帶領下,接受了決志禱告的儀式,並且應許在未來將舉行受洗禮,成為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參與此項儀式的社青團契同伴們,每個人都為他決心成為基督徒而感到喜悅,並逐一地給他祝福與祈禱,讓這一夜的聖誕夜晚會劃下了一個美好的句點。

  聖路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www.stltpc.net.com,地點:542 Ries Rd, Ballwin, MO 63021。台語禮拜時間:每週日上午10:00-11:00;英語禮拜時間:每週日上午11:20-12:20,華語社會青年團契:每週五晚上07:00-09:00 ,地點: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7200 Delmar Rd, University City, MO。



中華語文學校春季班將於一月十一日開學

中華語文學校春季班將於一月十一日開學
下午一點開始註冊歡迎報名

聖路易中華語文學校(SLCA)春季班將於一月十一日, 星期日正式開學,下午一點開始註冊。中華語文學校是聖路易市最具歷史的中文學校,教學方式新,師資陣容堅強,教學內容非常的多元化,學校採用漢語拼音及注音,以方便靈活教學.學校目前提供的課程涵蓋很廣(3歲至成人),並採用小班教學以確保品質,另外,教室視聽設備新穎,搭配多媒體教學,使學生在生動活潑的環境下學習中文,提昇學習動機。

  學校有針對華裔學生家庭的傳統中文班,學齡前(三到五歲)兒童班,及使用漢語拼音/繁體字的國際雙語成人/青少年。學員們可依程度分班上課.除了各級中文班,學校還提供應用電腦, 乒乓球,美術勞作,書法,小小科學實驗室等豐富的課外活動及不定期專業講座,電影放映等活動,以使學生及家長都能有多元化的選擇,並藉活動促進交流。

  上課時間為每週日下午,第一,二節中文課從1:30到3:20, 第三節課外活動課從3:30到4:20. 中華語文學校校址位於Social Science Building ,St. Louis Community College Meramec Campus. 11333 Big Bend Blvd. 歡迎新生報名, 詳請請查詢網址www.stlchineseacademy.com, 或可直接洽詢該校校長楊淑萍314-898-7788,董事會主席曾明柑314-322-3737。

 

二月十七日午夜全美電視臺將停播類比信號

二月十七日午夜全美電視臺將停播類比信號
一月十四、二十三與二十五日將試播數碼電視信號
消費者可申請數碼電視轉換器優惠卷減輕轉換負擔

  【聖路易新聞訊】在2009 年2月17 日午夜, 美國所有的電視臺將停止播放類比信號(Analog),轉換到100%數碼式(Digital)播放。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擁有類比式電視的家庭如想繼續經由天線收看電視節目﹐便需要購買一個數碼電視轉換器。但有線電視或衛星電視公司的客戶則不受影響,因為有線電視或衛星電視公司將自動轉換訊號。

  為實驗數碼電視信號的播放與提醒民眾準備,美國所有無線電視台將於一月十四、二十三與二十五日三天,早上與晚間各一次播放數碼電視信號,如果電視只能接受類比訊號,電視將閃光告訴您電視不能接收數碼信號,民眾將需購買數碼電視轉換器。

  使用數碼電視信號的好處很多﹐不僅可以獲得高清晰的電視圖像﹐還可以空出許多頻道以供安全部門使用。為推動這一方案﹐美國政府推出了一個數碼電視轉換優惠卷計劃﹐政府將撥款價值10億美元的優惠卷用以購買數碼電視轉換器﹐幫助家庭完成數碼電視轉換過程。

  電視轉換器優惠券專案,這個專案允許每個美國家庭獲得二張優惠券,各價值$40美元,可用於購買合法的轉換器。這種優惠券有些像信用卡,一個被美國政府認證的數碼轉換器價值約40至75美元之間﹐也就是說使用這張優惠券後只需花費25元以下就可以購買一台。根據估計聖路易地區約有十八萬戶左右的家庭仍使用類比訊號的電視。

  優惠券的申請工作已從二零零八年1月1日就開始了﹐如果10億美元的優惠卷用罄﹐消費者就要付全額的錢來購買數碼轉換器﹐才可以繼續收看電視。政府有關單位呼籲民眾應提早去申請優惠券﹐在全面數碼電視轉換之前便可裝上。現在已有很多頻道在播放數碼電視節目﹐而且電視畫面是高清晰度的。

  從2008年1月1日到2009年3月31日,消費者可以申請優惠卷。申請可以打電話1-888-DTV-2009 (1-888-388-2009),上網www.dtv2009.gov,或把申請表寄到PO Box 2000, Portland, OR 97208-2000。申請人將在六到八週內收到優惠卷。

 

 

   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 一月活動

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 一月活動

(一) 每星期日,10:00-12:00pm
光明燈消災法會/念佛共修法會
佛法開示-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

(二) 每星期四,,10:00-11:30am
經典導讀-大乘百法明門論

(三) 一月十一日,星期日,10:00-12:00pm
2008年光明燈圓燈法會
圓滿功德總回向,臘八粥結緣

(四) 一月二十五日,星期日
5:00pm,除夕圍爐
6:30pm,延生普佛
8:30pm,新春禮千佛,除歲迎春慶新年

地點:佛光山聖路易禪淨中心
3109 Smiley Rd., Bridgeton, MO 63044
電話:314-209-8882;傳真: 314-209-8884
電郵: fgsstl@gmail.com 網址: http://www.fgsstlbc.org

匯流─紅塵坊黑板報的來歷(1949)

匯流─紅塵坊黑板報的來歷(1949)

摘自裘小龍作,胡承偉翻譯的《紅塵歲月》,《紅塵歲月》的二十一個故事由上海的弄堂「紅塵坊」中百姓生活點滴展開,反映了中國 城市半個多世紀來的巨大社會歷史變遷。故事以時間順序作編排,小中見大,風趣含蓄,意在言外,令人掩卷低徊,既為中國近數十年來的變遷振奮,也為民眾生活 所面對的衝擊而思索。

你還記得【三國演義】開頭的一段話嗎?“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們生活的這個紅塵世界也確實如此,分分合合,反反復複。時光流逝,一浪接著一浪,留下一個個故事,好象是海灘上的貝殼。打開一枚貝殼,你可能會發現正合你心的珠寶;倘若不是,也不用太失望。太陽底下,芸芸眾生相,究竟是好是壞,關鍵在於你怎麼看。

一九四九年,共產黨一路推進,國民黨節節潰退,改朝換代總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變化。

那一年初春,國民黨政府誇下海口,要把上海變成東方的斯大林格勒,讓內戰出現一個轉折。可是,老百姓不信這一套。就在蔣介石宣佈下野不久,一條白色的巨蛇在青浦被雷電劈死。這可是不祥之兆,當初,秦王朝分崩離析時,也出現過類似的預兆。後來又有人說,上海的銀行保險櫃堙A所有金條都搬光了。人心越來越恐慌。

我有個姓蔡的朋友,是在德興館當跑堂的,跟我講了件他親眼看見的事。四月埵釵n幾天,國軍最高司令部包下了德興館。一天晚上,老蔡在包間媗幼t,端進去一盆蝦子海參,只見一個有名的交際花赤身裸體橫躺在餐桌上,把她的大腳趾喂到一名四星上將的口中,玉趾潔白晶瑩,就像可口的鮮貝。她的另一隻腳還打著節拍,哼著軟綿綿的調子: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德興館以上海本幫菜聞名,國民黨官員心堜白,以後再也吃不到這堛熄熊璊F。看看國軍這些高層將領如此墮落、悲觀,蔣家王朝怎會不垮臺?

你們不要性急!我不會在這媢鴽鼢織咱N作長篇大論。現在正要說我的故事了,就是關於我身邊這塊黑板的故事。只是這個世界上,總是一件事引出另一件事。信佛的人說因果報應,或隨你們怎麼說吧。反正,許許多多事緊密相聯,互為因果。象我們這些不信宗教的人,一下子還弄不清楚這其中的種種奧妙。

上海的有錢人聽慣了對共產黨的敵對宣傳,都想方設法逃離這個城市。頓時,機場、車站和港口都擠滿了人。像許多人一樣,我的老闆在三月堿藒M關掉工廠,事先沒有通知,就匆匆逃去臺灣了,我也只好另找飯碗謀生。我跟菜場借了輛黃魚車,這輛車本來的用場是為冰庫運鮮魚的。當時寧波附近仗打得很凶,上海的菜市場已好幾天沒有鮮魚供應了。

我的想法很簡單。兵荒馬亂,路上都是帶著細軟逃離的人。不過,要帶著這許多行李上路也實在不易。有輛三輪黃魚車,還真能幫某些人解決問題呢,我自己也可有機會掙點錢。那些天,還有不少人急著想把手堛漯F西脫手,價錢再便宜也行。一件明朝款式的桃花木傢俱,做工精細,十分厚重,聽說只要了一塊錢。我就買到過一個收音機,幾乎沒花錢。機會難得呀。

於是我踩著黃魚車,在有錢人的街區兜客,一路蹬進衡山路去碰運氣。這個地段埵磲熙ㄛO上海最闊的人,他們身邊的年輕女傭人穿黑制服,外罩白色的圍裙,帽子漿得硬硬的,還有帶槍的門衛守在門前。從遠處眺望高牆後的房子,在午後陽光照耀下,就像電影堣@樣富麗堂皇。這讓我再一次想到,這個社會實在不平等,差別那麼大。如此大的住宅,只有一家人住,而在我們這堙A再小的房間還要一隔再隔,隔成豆腐塊那樣,要擠進十多家人家。

那堙A一個看門的紅頭阿三看見我,趕過來要我離開,就像人家貼的門神那樣,滿臉兇神惡煞相。突然,我還真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覺,這世道馬上要變了!

我決定走遠一點,到不那麼富裕的街區碰碰機會,那堣]會有人要走的。我轉到了新樂路,這條路上人很少,靜悄悄的。我蹬著車,幾乎來到了這條路的盡頭,看見一個女人站在那堙A孤單單的,身上披一件白色的風衣。

她腳下是高跟涼鞋,一隻手提著兩個包,旁邊的人行道上堆滿各種行李,另一隻手拼命揮舞,招呼遠近任何一輛看上去象計程車的車輛——結果當然只是我的黃魚車。我猜想她要去機場。她看上去大約三十多歲,在那麼多鼓鼓囊囊的行李旁,身材愈顯苗條、嬌弱。她身上有一種讓人難以捉摸的氣質,尤其是那雙大眼睛,讓我想起盛開的梨花,在陽光下燦爛透明。她有點支支吾吾,說話帶有明顯的北京口音。她說自己身上錢不多,都拿去買飛機票了。這也許是實話。那些天,一張飛機票可能要值她的全副身家。黃魚車可以裝下她和那堆行李。在那些行李中,我發現堶惘酗@塊黑板,上面好像寫了些京戲的戲名。

於是我認出她了。不是別人,是有名的京戲演員,叫筱苳。

我還真說不上是京戲迷,票價太貴,我買不起。可偏偏有一次,我碰巧在天蟾舞臺看過她的一齣戲。她那天演唐朝的貴妃楊玉環。在戲堙A楊玉環孤單一人,喝醉了,春心蕩漾,想像著唐明皇正與另一個妃子有雲雨之歡。她演得爐火純青,羞花閉月,大家看得目瞪口呆。筱苳的表演真難以用言語來形容。你要是懂京戲,一定會聽到這樣的說法:蘭花指、水袖、蜂腰、蓮步 … 簡而言之 , 這一切在她身上都出神入化了。只有看她登臺演,你才能真正欣賞到京劇藝術。許多看戲的人聲稱,他們願在她含情的秋波淹沒。我當然知道自己的份量。要知道,單單給她送一個花籃,絲帶上寫有她的名字,要花的錢就比我一年掙的還多。

而且,送花籃也沒有用,聽說她深得 沈先生的寵愛。 沈先生是上海大亨,和國民黨政府及青幫都有不一般的關係。兩年前,筱苳不幸失聲,差點唱不了戲。 沈先生傾力相助,請來最有名的德國醫生。可是筱苳病好了,還是不答 應沈先生的求婚。有人說, 沈先生已經有了家室。其實,這樣的男人有小老婆或者養妾,司空見慣。筱苳拒絕了他,叫他好丟面子。更何況他早就揚言,他手下這麼多青幫弟兄,他 沈先生在上海想幹什麼,就沒什麼幹不成的。筱苳堅持不從,結果想來也只能是雞蛋碰石頭。但出乎大家意外, 沈先生並沒有加以威逼,還是每天到劇場送花籃,笑眯眯地鼓掌,依然一副迷戀的樣子。只是,後來的報紙上越來越多內戰的新聞,他們的浪漫故事不再有人提起了。她會一個人站在這堙A我怎麼都想像不到。

“您就是筱苳?”

“你認得我?”

“您幹嘛要離開上海?”這當然和我沒關係,但是我覺

得,京戲在臺灣或許並不賣座!那堛漱H,大多都說閩南話。

“我沒辦法,只能這樣。 沈先生在香港快死了,病得很

重,身無分文。這場戰爭讓他傾家蕩產。在香港,他默默無聞,醫院堥S有人管他,全身插滿針。真是 龍入淺灘被蝦欺 !”

龍入淺灘被蝦欺 —— 這聽上去像是京戲堛漱@句唱詞,

可惜我記不得是哪齣戲的。我有些懊惱,在她的眼中,我或許不是小蝦,但絕對不是蛟龍。不過她說的一番話,還是讓我十分感動。

沈 先生有錢有勢的時候,她堅決不肯附從,現在他

一無所有了,她反倒要拋棄一切去找他,甚至願意犧牲她自己的戲劇生涯。

暮色漸臨,這個城市到處都顯得陰沉沉的,但在這一

?那,在她晶瑩的雙眼中,突然又燦爛起來。

我說:“別提什麼錢。就把東西放進黃魚車來吧。我

可是您的戲迷呀!”

車確實很重,載著她和她的行李,可我好像插上翅膀,

飛快朝機場蹬去。車上魚腥味依然很濃,她坐在堶情A素面朝天,陷入了沉思。那件白色風衣,價錢一定很貴,但在那一刻,看起來像件工作服,人們或許會把她當成在菜場賣菜的。

到了機場,我想幫她登記行李,但幫不上忙。人太多

了,瘋了一樣,都想把帶來的所有行李運走。她望著那塊黑板,上面的字跡消失了,肯定是在路上被其他行李碰來蹭去弄沒了。她把黑板遞給我,輕輕歎了口氣,那姿勢我在京戲中看到過,好象叫“西施捧心”。

“這是我第一次登臺的節目單,一直保留到現在。我

想,你喜歡京戲,就留著它吧!我自己再也不會上臺了。” 她一面說著,取出了錢包。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只是推開她要給我的車錢。一

霎那間,我無意中碰到她的手。“這塊黑板就夠車錢了。”

我望著她的背影慢慢離去,聽到她的涼鞋越來越輕

的咯咯聲,消失在昏暗的登機門堙A就好像唐朝的更夫在深夜敲出的最後一響,那麼無能為力。

我的頭腦一片空白,突然想起一句老話:傾城之戀。

還有一種說法是,傾國之戀。就像在天蟾舞臺的那齣京戲堙A唐玄宗因為寵愛他的楊貴妃而失掉了江山。現在,上海要陷落了,才讓筱苳 和沈先生終成眷屬。

哼著京戲的調門,我又記起一句老話,路遙知馬力,

日久見人心。接著又有一句,紅顏薄命。紅塵滾滾中,我自己也試著想 一兩句警句,可惜怎麼都想不出來。就仿佛在斜坡上的泥土流失時,這些老話警句還起到些作用,仿佛是一堵護土牆。

關於她,我知道的不多。舉例來說,既然她對他那麼

好,為什麼不早一點答應他?許多事我都不清楚。但換個角度說,這樣也不壞。就像中國山水畫一樣,要留白,大家反而能想像。你們可能會笑我,說我太傷感了,在歷史如此巨大變動的背景中,個人的悲歡離合又算得了什麼?可說到底,我們生活在哪里呀?在我們的個人生活中,而不是在歷史書堙C

那天夜堙A我很晚才回家。炮彈和探照燈時不時照亮

天空。我徹夜難眠,在床上翻來覆去。到半夜,聽見機關槍聲響起來了,好象離弄堂越來越近。我本能地翻下床,躲到了床下。我開始想到一些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事,聽見一隻蟋蟀孤零零地在叫。過了一會兒,我從床底下爬出來,朝外望瞭望, 接著又睡了。夜仿佛再一次裹在寂靜的裹屍布中。我夢見一隻白色的海燕,從飛機跑道上騰空飛起,翱翔在無邊的大海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開收音機,聽到上海就是在夜

婺悕顒滿G在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深夜和二十六日淩晨的時分。國民黨政府垮臺了,不是在巨大的喧嘩中,而是在蟋蟀的哀鳴堙C歷史的一頁就在我身邊翻過,只不過我縮在床底下,像粽葉裹著的粽子。電臺播音員自豪地宣佈:“上海翻開了新的一頁。”

這就是今天晚上聊天講故事時,我為什麼帶來了筱

苳送我的黑板。我們都是普通老百姓,但我們應該瞭解身邊種種的變化,如此迅速而巨大,真是滄海桑田呵。我提議,今後我們要出黑板報。我這是受一本俄國小說的啟發——不,應當叫蘇聯小說。在蘇聯,搞社會主義教育,人們把國家大事寫在黑板上。我們這街坊堨i能不會人人都看報,都聽廣播,但是,我們至少可以看黑板報,瞭解天下大事。

* * * *

這是紅塵坊 1949 年最後一期黑板報。

九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履行全國人民代表大

會的權力,通過了國家新的名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在工人階級領導下,建立在工人和農民聯盟的基礎上,並與各民主黨派及各族人民團結的人民民主專政。會議還決定北京為首都,五星紅旗為國旗,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十月一日 ,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莊

嚴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毛主席萬歲!中國人民幸福地沉浸在解放的陽光下。

這是一首新歌“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區的人民好幸福

民主政府愛人民喲

共產黨的恩情說不完喲

呀 - 呼 - 嗨

呀 - 呼 - 嗨 …